釣魚台教育

解放知識,改造社會,釣魚台,釣魚台教育

月份: 2018 年 9 月

江錫鈴受困釣魚台16天 回憶所見所聞為八島命名

他(日本船)招手後,他們有載了柱子(khit-a),約5、6隻,2、3個船長跟我們上去,要我們幫他載去,那時候上面寫了昭和幾年,要去釘了,他們也有跟我們說,叫我們以後不要去了,這裡屬於日本領海,可能是有記者,我們不懂,有一大群採訪照相,完成後拿了好幾箱塑膠(thai-a)很多還有好幾箱泡麵給我們,那時候我們這邊還沒有泡麵,為了感謝我們幫他們載東西。去了大概十幾天又去,雖然他們說不要去了,我想了想心情不好,他找了三個團員,提了油,離那邊一兩百公尺,放火燒,那邊是樟樹很漂亮,七、八、九月好天氣點火燒,結果下一陣雨,後來一生記得,山的東西不要隨便弄,明明是好天氣卻下雨。

莊慧良:正視慰安婦歷史事實

但他(蘇智良)特別提及,2014年起,大陸曾就慰安婦問題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世界記憶遺產名錄」未果,去年再和韓國等八個國家共同申請,唯日本右翼團體也提出慰安婦與日軍紀律的文獻,因日本是教科文組織的最大捐獻國(因美國退出),且日本非常積極遊說,甚至以退出該組織為要脅,最後教科文組織希望雙方協商,因此他們正竭力爭取今年底申遺成功。

正因為中國大陸考量國際情勢,在慰安婦問題立場不夠堅定,態度曖味,才會授蔡政府以口實,對這些血淚斑斑的慰安婦歷史事實還在「自願」與否上作文章。苦難的歷史必須被記憶,也唯有正視歷史事實,兩國關係才能真正向前走。

台灣漁民的處境與行動(一)太平島降礁之爭,萬千阻撓仍出航

即將登島的前夕,他說前45天要申請才可以登島,那我們就跟他講,漁民一路辛苦都在海上作業,如果遇到需要補給作業難道不能登島嗎?我們是跟行政院、政府這樣回應。到最後當然他們海巡署高層也派人來跟我們做個協調,好吧你們要登島總要找個名目,大家互相有個台階下,我們就以人員受傷需要上去治療包紮這樣可不可以,海巡署同意了,勉強推個船員出來說他腳燙傷了蜂窩性組織炎啦,新聞就對外發佈說,基於人道精神所以讓他上了島幫他做了包紮,大家戲互相演了一番,成功登島,取了太平島的水,還有椰子回來。後來這件事情,我們順利取到一些需要的物資之後回程一路順風,雖然有颱風但是也都在我們船經過之後颱風才經過,回到台灣之後,餘波盪漾的事情就來了。

兩天蘇澳研習營成果豐碩 鼓隊南天宮拜演為漁民祈福

兩天研習營內容異常豐富精彩,漁會幹部們講述漁民在釣魚台海域捕魚的歷史、台日漁業談判、日本驅趕我漁民的歷史等等議題。漁民幹部特別擔憂台灣漁民的困境及漁業發展的問題。例如,數年來因為日本的強勢騷擾,漁民的捕魚作業範圍受到極大壓縮;另外,蘇澳漁民捕撈的魚本來可以就近賣給中國大陸,但現況是約七成以上的魚貨量遠程賣給日本,而日本經過加工後再高價賣給大陸,因此我國漁民無法得到應有的利潤。另外,漁會幹部也表示台灣政府應該正視漁民的困境,千萬不要為了政府的政治考量出賣台灣漁民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