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無人島》線上放映會暨映後座談側寫報導+觀眾反饋

《拚無人島》線上放映會暨映後座談側寫報導+觀眾反饋

釣教協秘書處  現場實況報導

2022年5月10日下午兩點,將近70位來自台灣、美國、香港、大陸等地的朋友們克服了時區的差異齊聚線上,參與了《拚無人島》線上放映會暨映後座談。

《拚無人島》短片取材自2019年「釣魚台教育協會」針對台灣宜蘭南方澳與頭城地區32位漁民、漁民幹部的口述史訪談影像,影片中,漁民娓娓道來過去一百多年來,台灣東北部漁民在釣魚台海域捕撈以及休憩的經歷,以及釣魚台這片富饒的海域是如何餵養了一代代的台灣漁村家庭、如何影響了台灣漁業的發展以及漁村文化的傳承。正是因為這份難以割捨的、相依相存的情感,使得台灣漁村在面臨日本公務船艦的壓迫、面臨日本單方面要將釣魚台列嶼國有化時,群情激憤,因而催生出2012年驚動國際的「為生存 護漁權」漁民海上保釣行動。片尾,蘇澳區漁會現任的總幹事陳春生沉痛的說:「家庭如果弱,讓人侵門踏戶是正常的,所以漁民要自己堅強起來,反攻回去。」因此,漁民為了護主權、護漁權、護生存權,不惜放手一搏,也才掙得了國際社會對台灣漁民的刮目相看與敬重,重啟了從李登輝時期便擱置16年之久的台日漁業協議談判。

「釣魚台教育協會」在疫情節節高升的當下,選擇從實體活動改成線上形式辦理,而非直接取消,一方面希望透過影片播放與對話,讓台灣社會認識到保釣運動留給台灣社會的重要資產正是不向壓迫人的國際強權低頭的精神,而半世紀以來,許許多多的保釣知識分子和漁民就是在展現這樣的風骨;另一方面,希望體現出保釣運動作為一個長達半世紀的、民間發起的行動,它留給當代社會愛國愛民、關懷世事、熱情、不計較個人的得失,敢於為正義的事情站出來、重視歷史,善於學習的豐富精神資產,正是我們面對當代社會種種問題撥亂反正的指路明針,正如本會陳美霞理事長在一開始的發言所說:「在目前台灣讓人不安的狀況下,保釣的工作特別重要,邀請大家一起來把聲音弄大、發揚保釣精神,來反制台灣種種的亂象與問題,這對台灣與兩岸絕對是有好處的」。

映後座談由本會常務理事詹澈大哥主持,邀請到三位來自片中的主角、南方澳的漁民和漁民幹部—林新川大哥(宜蘭縣延繩漁業協會總幹事、釣教協現任理事)、林月英大姊(蘇澳區漁會第14-18屆總幹事、釣教協現任常務理事)、楊德信大哥(宜蘭縣漁民權益促進會創會理事長、釣教協現任理事)與觀眾對談。詹澈大哥在座談開場時就立刻指出線上有1970年代的保釣知識份子、有南方澳的漁民,是非常有意義的,對知識分子來說,與漁民共同保釣使得保釣變得很接地氣;而漁民認識的知識分子的保釣,更拉高了原本為漁權、生存權而保釣的意涵。

林新川大哥跟大家說明了早期台灣捕魚因為科技不發達,所以無比凶險,漁民常常是與天爭命的冒險犯難,才能夠謀求到一家溫飽,正是這樣,守護漁民能避風、避浪、補給的釣魚台列嶼對漁民而言才如此的可親。這也是漁民為守護釣魚台主權願意拼命的原因,漁民們深深明白沒有主權就沒有漁權,但對主權的爭取感到力量薄弱,台灣在參與許多漁業談判上常常不受到國際的重視,這正是主權不彰、政府無力的緣故。新川大哥希望能夠透過教育能讓全台灣的人民都能夠認識漁業的歷史以及知道有這麼棒的漁民和漁業技術,進而知道漁民的惡劣處境並願意跟漁民一起來發聲、來守護我們的漁業與海洋,這是新川大哥願意投入到釣魚台教育工作的最強動力,而且新川大哥也付諸實踐,與我們一起到社大、到各種研討會場合裡、到各地學校與團體中去分享釣魚台的點點滴滴。

接著是擔任了蘇澳區漁會整整20年的總幹事月英姐的發言,詹澈大哥介紹月英姐的時候特別提到,月英姐一輩子奉獻給漁民、感動了許多漁民,南方澳的漁民還暱稱月英姐為他們的媽祖婆呢!月英姐特別針對她過去參與台日漁業協議談判的過程分享,她說「秉持善意、擱置主權、資源共享」是台日漁業協議談判的三大前提,但1996-2012年的16年當中,基層的漁業、漁民完全不知道、更沒有被邀請參與過任何一次台日漁業協議的談判,而這16年期間,所有對日本的漁業談判完全都沒有進展,直到2012年南方澳的漁民們因為聽到日本要國有化釣魚台之後忍無可忍的衝向釣魚台之後,才打開了另外一番氣象。月英姐告訴我們,早期日本欺壓台灣漁民都是直接把漁民抓去關,等日本的法庭判決再罰款放人,往往都超過一個月以上。直到2013年4月10日簽署台日漁業協議之後才有改善,月英姐沉痛地說,這段期間,日本欺壓台灣漁民的事件實在是罄竹難書。從2013年起親身參與多年台日漁業協議談判的經驗當中,月英姐說原本應該是雙方平等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來談判,但她從來沒有一次感受到自己是被日本平等對待的。其中感受最深的是有一次在台北舉辦的談判當中,從上午九點到下午四點日本都在談希望台灣漁船不要在特定範圍之內捕魚的議題,後來當時擔任蘇澳區漁會總幹事的月英姐受不了,站起來質問日本談判代表:「為什麼大陸和韓國的漁船都可以在這裡捕魚,而台灣就不行?」 日本竟然無禮的立刻宣布散會,完全無視我國漁民的質問。爾後,每一年的談判中,日本又一塊塊的拿走原本同意台日雙方漁船可以共同捕魚的區域,不准台灣漁船再進入,儼然他們就是這個地方的主人一樣,想怎樣就怎樣。所以月英姐深深覺得,如果沒有主權,在任何漁業談判當中,台灣永遠會矮人一截;月英姐說:「要談漁權,一定要先有主權!」

最後是德信大哥的發言。德信大哥開宗明義就說,無論從歷史、從地理、從人文來說,很清楚的與中華民族、與台灣是密不可分的,今天的種種紛爭都來自於美國將釣魚台行政權於1970年代交給了日本之後引起的。他提到日本為了強化日本國民對釣魚台是他們固有領土的認識,從教科書、從登島探勘、從方方面面來進行認知作戰。除了釣魚台之外,日本也把沖之鳥”礁”硬坳成”島”,並藉此單方面宣稱他們擁有200海浬的經濟海域,並藉此驅趕我台灣漁民,強勢擴張其海上主權。德信大哥認為,讓釣魚台的主權所屬回歸歷史真相,透過釣魚台教育讓下一代不要遺忘這些歷史,是他這一代最重要的使命。德信大哥也深重的批判台灣政府在教科書上或各種衝突事件當中,對釣魚台主權採取模稜兩可的態度,不敢得罪日本,實不可取。

開放問答之後,主持人詹澈大哥就趕緊邀請從美國熬夜連線參與的老保釣黃哲操老師發言,哲操老師說漁民的保釣與知識份子的保釣完全是一脈相承的,釣魚台的問題就是美日帝國主義造成的。保釣就是中國五四運動”外抗強權、內除國賊”百年精神的傳承。哲操老師也相當關心近日中日在釣魚台附近的角力會否對台灣漁民造成影響?月英姐從台灣漁民的角度回應,她說大陸官方的船艦從來不會傷害或影響台灣的漁民作業,反觀日本屢屢壓迫台灣漁民是血淋淋的事實,因此大陸的船艦一來,日本反而不敢進犯釣魚台,間接起到保護台灣漁民的作用。

接著,老保釣鍾惠明老師和長期關心釣魚台問題的廈門大學的朱雙一老師也提到保釣一定得是兩岸中華民族的團結才能做到,不應分彼此,領土的爭取從來不是弱者等著人家施捨,而是要有強大的國家主權來爭取的。主持人詹澈大哥順著這點分享指出,我們真正的敵人是美日,特別是居心叵測的美國,把釣魚台插在中日之間,變成他的一枚棋子,友好、團結、向外、實力才是最重要的,談保釣一定要有這點認識,得到線上參與者的大力認同。

在經過一番熱烈的討論,美霞老師最後跟大家宣布了一個好消息,「釣魚台教育協會」為紀念保釣五十周年拍攝的《重返無人島》紀實短片即將完成、推出,除了會著手規劃發布記者會外,也會辦理相關的線上放映活動。美霞老師說,三位漁民來賓—新川大哥、月英姐、德信大哥,因為他們有切身的生命經驗,因此他們述說的保釣特別令人感動,是最佳的保釣代言人;而知識分子和漁民結合起來,一定可以在台灣把保釣運動推得更深、更廣。

親愛的朋友們,無論您有沒有參與當天精彩的放映會與映後座談,「釣魚台教育協會」希望能邀請每一位朋友一起來投入台灣的釣魚台教育工作,承擔起我們這代人對下一代、對下下一代應有的歷史與主權教育責任。

觀眾反饋1. 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老保釣 吳國禎老師

5月10日,我很高興看了你們製作的,反映宜蘭漁民在釣魚台海域捕魚所遇到的困難的影片《拼無人島》。漁民們之所以會遇到這些艱辛的困難,原因乃在於日本夥同美國對釣魚台列嶼的侵佔野心和圖謀。50年前的台灣青年就已警覺到這問題的嚴重性,從而發起保釣運動。誠然,保釣運動不僅在於保衛國土,也在於保護漁民們的生計權益。前者是從大處著眼,是根本之由。《拼無人島》則從漁民們的生計權益視角把問題說得很生動和感人,同時也讓人明白保釣運動是實在的、具體的,並具有現實的意義的。希望這個片子能讓台灣更多的人看到,從而喚起不僅是對這些漁民們所面對的問題的關注,也能喚醒更多的台灣人對保衛釣魚台,這問題的歷史責任感!

觀眾反饋2. 屏東縣竹田鄉 朱桂珍女士

欣賞了「釣魚台教育協會」製作的<拚無人島>的紀錄短片後,我對釣魚台終於有所認識。影片內容是由多位漁會幹部首長們還有寶貴資深的退休漁民,口述釣魚台的歷史淵源背景。讓我了然於胸,感觸良多,因此有感而發。

原來早期南方澳漁民稱釣魚台為無人島,漁民們要去無人島捕魚就會說要來去”拼無人島”了。漁民們說無人島是北太平洋最好的漁場,高級漁種特多,他們十來歲就跟隨父執輩在此海域討海維生,漁民們說早期沒見過日本人在這裡捕魚的蹤影,就只有他們在此海域活動,而他們也會登島撿鳥蛋回家烹煮。他們認為要不是自己的領土,誰敢侵門踏戶,一定會被驅趕,但卻從來也沒見過日本海警巡邏驅趕。我們到釣魚台捕魚的歷史已經上百年了,從歷史追溯,漁民們認定這就是我們的領土。

會發生主權爭議是因為1970年代美國私相授受把釣魚台的行政權連同琉球劃歸日本所有。2012年時日本又大動作要將釣魚台收歸國有,國有化就代表我們失去漁權,漁民說沒有主權哪有漁權。他們為了生存就要護漁權,因此他們怒吼了,集結了80餘艘漁船到釣魚台海域強烈抗議,當時轟轟烈烈上了國際新聞版面,舉世皆知。隔年日本才被迫與我們簽訂了漁業協議,台灣漁民終於有一塊可以安心捕魚的地方。無奈!弱國受人欺。往後漁民捕魚範圍又被日本漸漸限縮,而且當日本認為台灣漁民有逾越海域捕魚時,日本海警就用強力水柱噴、用強光照射、放黑煙……無所不用其極的驅趕,甚至抓人、關人、動輒罰百萬以上的罰金,欺人太甚,唉!這就是台灣漁民的悲歌。

之後,中共插手了,也說釣魚台是他的,中共拳頭大,出動艦艇巡邏,使得日本不敢太囂張,台灣漁民在這片海域的作業也比較不受日本干擾了。反觀我們的政府作為如何?有無關心漁民的生計?維護漁民的漁權?漁民心知肚明,卻又情何以堪!

「釣魚台教育協會」的任務是在宣導要讓下一代認識釣魚台的歷史以及與台灣的淵源是不可切割的臍帶,是我們固有的領土,要教育下一代傳承下去,不可遺忘。你們肩負任重道遠的工作,同時你們在經費短絀之下,一路篳路藍縷默默辛勤的付出,就好像傳道士的傳道精神,承擔了這麼有意義的工作,令人敬佩!你們替漁民發聲得到漁民的共鳴與愛戴,是有目共睹的,雖艱辛的使命感,但很值得,功德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