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漁民保釣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漁民保釣

背景介紹:近年來,《釣魚台教育協會》特別著力於發掘、分享鮮為人知的漁民保釣史,希望讓更多人認識到知識份子與漁民兩個群體都不間斷地在保釣運動中的壓迫進行反抗。宜蘭縣延繩漁業協會林新川總幹事在2021年10月30-31日舉辦的台灣社會研究學會<漁民保釣中的壓迫與反抗>論壇中,分享了為何台灣原本只求謀生、糊口的純樸漁民最後會群起反抗日本壓迫的緣由以及經過。以下整理自林新川總幹事當天的發言內容。

講者:林新川 / 宜蘭縣延繩漁業協會總幹事、釣魚台教育協會理事
主持:陳美霞 / 釣魚台教育協會理事長

講者林新川:

大家好,今天有機會來這邊跟大家講一講,我們漁民跟釣魚台的種種際會,還有為了保護釣魚台的過程,跟大家大概分享一下我們的經驗。剛剛(蘇澳區)漁會的理事長他也講得很清楚,釣魚台,我們叫他「無人島」,是一個主島跟兩個附屬的小島為主。在我讀高中時兩年的暑假都跟父親一起出海,曾經到過釣魚台。釣魚台本身裡面有水,我們每年到這個時候有東北季風,會到釣魚台主島的西南邊,那邊剛好很深可以靠岸,一個沒有海灘的區域,都在那邊避風,有機會我們會划船上載著的竹筏釣魚。

一直到我30多歲回來正式加入這個行業(漁業)。當初釣魚台,日本比較沒有去處理這一塊,所以釣魚台沒有什麼爭議可以講。但是到了1970年代左右,美國把琉球交給日本管理,日本就派了他們的保安艇在那邊,一年365天都在6海浬左右的地方巡邏。當初對漁民影響比較小,而漁民又不知道說以後會演變到什麼狀況,所以我也不在意,因為釣魚台對我們來講,並不是說我們要去到上面去居住或幹什麼,所以就沒有在意。

但是一直到2005年那個時候,聯合國公佈說國家可以劃定(200海浬)經濟海域,在前一年日本水產廳就開始了派出大量的官方艦艇出來宣導,說200海浬是他們的經濟海域,我們漁民不能侵入他的200海浬,對我們漁民的衝擊非常大。我們漁民保釣的態度就顯現出來,因為2005年以前,日本都鎖在他的12海浬領海內,他們的石垣島、宮古島,只要我們不要侵入他的領海,大家就相安無事,我們也在12海浬外捕魚。但是從2004年開始日本就推廣,給我們一張他們的廣告圖,就是2004年日本水產廳的官網的圖,碰到到我們的漁船就丟這個廣告圖,如果黃色的都是他們的經濟海域不能進入,我們可以說都不用幹了,就這樣掀起我們對日本強力的抗爭。

在2005年以後,日本就開始在釣魚台附近,因為釣魚台本身就是我們的漁場,剛才蔡理事長也講很多,它(釣魚台)不只是我們在那邊可以避風的一個地方,而且根據聯合國的經濟海域論斷,有一個很明確的一個說明—海岸的延伸,我們可以從衛星圖看到海岸的延伸,釣魚台就是跟我們台灣連在一起,所以我們憑這一點我們再怎麼講我們都講贏日本,因為它的海岸延伸跟台灣連在一起。剛剛理事長有講有一個沖繩海溝,把琉球跟我們隔離開來,海溝最深的差不多到2000多公尺,這一條海溝是太平洋黑潮造成的自然海溝,所以這個很明確,(釣魚台)不屬於日本的經濟海域,而是屬於我們台灣的經濟海域。

就憑著這一點,我們一直在跟日本做抗爭,當然在釣魚台附近他(日本)不敢給我們罰款,但光是干擾我們漁船作業我們就受不了了。

這邊跟大家講一下,我們延繩釣是世界上捕撈漁獲最好的、永續經營的捕魚方式,是一種古老方法。我們延繩釣最怕干擾,他(日本船艦)停在你前面就沒有辦法作業,所以才會慢慢掀起一波我們對日本的抗爭。

差不多2008到2010年這一段時間,我們吵得很厲害,甚至有一次日本官方的船在龜山島外面,被我們多艘漁船包圍,它(日本船艦)不敢突破就停在那邊,後來是我們政府下令海巡署,拜託我們漁民讓出一條缺口讓他們走,因為它(日本船艦)被我們困了一天一夜走不了(編者註:指2005年台灣漁船反包圍的日本船艦白嶺丸號事件)。我們跟日本的抗爭持續不斷,結果到了2012年(因為日本要把釣魚台收歸國有)我們再也受不了,所以我們組織八十條漁船到釣魚台去抗爭,變成國際轟動的釣魚島抗爭,之後日本才在2013年跟我們正式簽了《台日漁業協定》,雙方每年在這塊海域裡面做一個技術性的檢討,就變成今天這個狀況。

有關於這一塊海域的定義,因為我是從簽約開始到現在都有參與,除了這兩年因為疫情而沒有外。當初在劃定海域的時候,好的地方真的都被我挑走,因為除了我以外,所有兩邊國家的官員或者代表,他們都不懂,我在這邊作業二十年,所以哪一個角落有魚我都知道,因為有魚的地方是隨季節在變化,魚有沒有來?哪裡比較多?我們可以用很多經驗或者用理論來判斷,所以好的地方都被我挑去。

像這個圖,特別合作海域的下面那邊才有魚,上半段並不是沒有魚而是不適合,因為那裏是黑潮主流。所以這幾年從第5屆、第6屆、第7屆、第8屆,他們每一屆都在跟我們吵,日本要爭過去,但是我們絕對不讓,甚至我們把合約作廢都在所不辭。這是我們對這塊海域的堅持,絕對寸步不讓。

今天我是希望大家能夠保護漁民,讓漁民能夠有後盾,有2300萬的人來幫我們,甚至我們對岸的中國的同胞都可以來幫我們做後盾,讓台灣的漁民能夠好好在這捕魚。有漁權就有主權,這是我的一貫的理論。比拳頭,我們也不跟他比,反正我們有主權要做什麼決定都是必須要經過我們同意,這是我的理論。我在這邊跟大家分享經驗,謝謝大家。

 

主持人陳美霞:

謝謝阿川仔。他曾經跟我講過,當時談判,海巡署的人因為不懂,說那一塊也可以,阿川就跟他講不行,那一塊沒有魚了,所以他比海巡署還要清楚。剛剛有幾點我稍微再呼應、強調一下,剛剛他秀黃色的、日本宣傳的經濟海域,他講了一句話很重要,如果是照你的話我們漁民就不用活了,不用去捕魚了,因為整個都被日本那邊說這個是他們的。所以這個很重要,也呼應蔡理事長所講的,我們不只是歷史上,地理上也非常清楚,釣魚台是我們的。

也講歷史上漁民的抗爭,也就是漁民的保釣,2005年的時候,漁民真受不了日本的干擾,那個時候據說是60艘左右的漁船包圍日本公務船,不准它出去,我剛剛才聽到說包圍了一天多,日本的公務船出不了。後來日本的公務船打電話給日本的外務省,日本外務省再打電話給我們台灣的外交部,那個時候是陳水扁時期,外交部才打電話給海巡署,海巡署再打給漁民們說可以了回去了。所以是非常精彩的保釣行動。2012年當然是更盛大,將近100艘船抗議日本國有化釣魚台,想要圍繞釣魚台一圈,所以之後才有台日漁業談判,因為日本發覺台灣的漁民沒有那麼好欺負的。

他特別最後強調我們都應該一起來保護漁民的漁權,甚至中國大陸也應該一起來保護漁民,兩岸合作來保釣,來保護漁民。也講到主權跟漁權,我稱為辯證的關係,沒有保住主權,漁權就會發生問題,他也講我們就是要去那邊緊緊的抓住我們的漁權,反過頭來我們就是宣誓主權了,所以這個是幾點我覺得是很重要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