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們要送媽祖上釣魚台

那一年,我們要送媽祖上釣魚台

編按:自1970年代保衛釣魚台運動在全球延燒,一代代華人知識分子投入他們的青春,只為理想奮鬥。保釣人士的生命投入已成為一部部抵抗強權的活歷史教材。隨著時局的變遷,每一代保釣人,或明或暗,都有屬於他們的保釣運動。本篇文章為老保釣胡卜凱在2021年10月30日於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年會「華人知識分子的保釣運動」論壇的發言稿,其所分享的是一段在台灣較不為人知的保釣運動—2005年送媽祖上釣魚台的行動始末。其發言中也略提了1997年空降釣魚台計畫的大概情形。大家可以透過這篇發言稿,想像當時籌畫這幾波行動的過程與保釣人士為了維護領土主權無我無私的精神展現。

文 / 胡卜凱 (老保釣)
 
主持人、各位參加線上論壇的朋友,大家好!​
謝謝主持人的介紹。我參加過很多次「台灣社會研究學會」的論壇,今天是第一次以與談人的身分出席,非常榮幸。感謝主辦單位和「釣魚台教育協會」的邀請。我今天要跟大家講一個《我們要送媽祖上釣魚台》的故事。​
在進入故事本身以前,我想先講幾句題外話。​
我這個單元是「華人知識分子的保釣運動」。不過,我自己一直不是很清楚「知識分子」這個概念或「指號」的「所指」是什麼?至少在21世紀,它指示的是那一個「群體」?那一種「角色」、「功能」?或什麼樣的「資格」、「人格特質」?或許,台社明年的學會可以探討、探討這個話題。​
這個故事有三個主題:​
1. 宣示釣魚台主權;​
2. 國家事務 人人有責;​
3. 盡其在我 成事在環境。​
第一和第三個都很明顯。我想強調的是:「國家事務,人人有責!」;或許我應該再加一句:人人有權利!」​
為什麼?我的理由很簡單:第一,國家是每一位國民的國家;第二,套一句中國俗話,「不維護自己的權益,天誅地滅。」​
以下談談這個故事的脈絡。1971年1月爆發的全球保釣運動,1996年保釣英雄陳毓祥的犧牲,1996年金介壽、陳裕南等六人登島成功的故事很多人都熟悉,《維基百科》也都有一頁。我就略過不提。​
我在這裏介紹一下「保釣精神號」。參加這個「空降釣魚臺」計畫大約有10位朋友。其中四、五位還為了這個行動在美國接受跳傘訓練。計劃由魯國明先生規劃、王仲年先生執行、郭譽珮女士贊助。不幸,飛機起飛約15分鐘後,因為引擎故障起火,不得不返回菲律賓蘇比克灣(Subic Bay)機場,整個計劃功敗垂成。​
臺灣釣魚臺光復會2017年出版了王仲年寫的《機長說故事 — 「1997前進釣魚臺」空降行動廿周年紀念》這本書;在新書發表會上,魯國明先生也發表了《萬里奔襲 — 為了僅有一次的「打擊」機會》這篇文章。兩者對這次行動有生動的報導。大家可能不熟悉這個計畫的金主郭譽珮女士,她先生項武忠教授可是國際級的「知識份子」。​
2002年9月李登輝公開表示:「釣魚台是日本的『領土』」。在林孝信先生領導下,老保釣和新保釣大會師。2,000多位海內、外愛國人士發表共同聲明,嚴厲譴責李登輝賣台賣國。同時,在孝信兄領導和推動下,先後成立了「全球保衛釣魚臺聯盟」和在台北的「保釣行動聯盟」。​
「全球保衛釣魚臺聯盟」請張釗維先生協助規劃,在網路上成立《保釣論壇》;這個論壇一直持續到今天。「保釣行動聯盟」後來衍生出「中華保釣協會」、「釣魚光復會」、「釣魚臺教育協會」、和「世界華人保釣聯盟」這些保釣的主力部隊。​
順帶提一下,因為種種因素,1971年以後,我沒有參與保釣活動。一直到2002年,李台奸以上的言論發表後,我才再度積極的歸隊。 ​
2016年劉源俊教授在「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成立廿周年研討會」上,發表《六波保釣運動》這篇文章,簡單報告了1970到2013的釣運歷史。今年是2021,我相信算起來至少已經有十波「保釣運動」;比孫中山先生的革命運動還要艱辛。 ​
我雖然不是小說家,但也看過幾本小說,知道一個故事的靈魂是「人物」。現在介紹今天這個故事的主角。​
2005年五、六月間,孝信兄打電話給我,他說,夏鑄九教授表示,有幾位從海軍蛙人部隊退伍的朋友,想跟保釣人士碰個面,談談他們對保釣活動的構想。夏教授、孝信兄、蛙人弟兄帶頭大哥、和我在中正紀念堂兩廳下面的咖啡店見面。蛙人弟兄表示,他們希望能為保釣工作盡點力。經過幾次討論後,方案逐漸成形。 ​
先後參加討論的朋友有:林孝信(召集人)、夏鑄九、劉源俊、潘朝陽、程樹德、李鎮邦、李疾、劉沅、新聞界友人、數位蛙人弟兄和我。這些朋友中大部分是「保釣行動聯盟」的成員。​
「保釣論壇」則是這個故事中的「金主」。​
由於某些因素,我無法在這裏一一介紹這些英勇的蛙人弟兄們。​
這個計畫的幕後英雄有:老左、黃錫麟、陳憲中、和一位船長。​
由於某些因素,我目前只能姑隱「老左」的大名。但是望文生義,大家可想而知,他是一位行動派,也是意識型態光譜上的一位「左派」。由於這次計畫的風險很高,如果成功,一定會成為國際事件;事後台灣政府也一定會「秋後算帳」;因此,和保釣運動關係密切的幾位船長都婉拒了和我們的合作。最後,老左終於找到一位願意參加這個計畫的船長,在捕魚之外,基於某些因素,船長也不能曝光。​
黃錫麟1996年參加釣運後,大概每年都會到日本交流協會前抗議;每隔兩、三年,他就會出海到釣魚台或到香港、內地推動保釣;他更先後創立了「中華保釣協會」和「世界華人保釣聯盟」;錫麟兄不幸於2018年英年早逝。在釣運史上,他可說「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陳憲中先生今年大約85歲,我認識他近20年。就我所知,直到五年前,他至少每兩年就穿梭於美國、歐洲、和兩岸三地間,為釣運奔走。為了配合這個計畫,他獨資請人塑造了一座媽祖像。 ​
經過幾次討論,我們的規劃是:​
1. 漁船送蛙人弟兄進入釣魚臺水域;蛙人弟兄乘坐快艇接近釣魚臺島;再潛水登岸。​
2. 上岸後,安置一座媽祖像。​
3. 上岸後,立刻通知「保釣行動聯盟」。​
4. 聯盟號召群眾在台北集結聲援;並通告媒體界朋友。 5. 老左和黃錫麟負責後勤支援和聯絡。​
6. 我代表「保釣行動聯盟」聯絡歐、美的老保釣們,請他們捐款資助這個計畫。​
7. 曾經有人提議上岸後,炸毀日本燈塔。由於考量後續事態的發展,這個構想被否決。​
蛙人弟兄們表示:如果他們因為送媽祖上釣魚台而被日本政府拘留,他們家庭的生活費用不需要保釣團體負擔。​
孝信、源俊、和我則代表「保釣論壇」與「保釣行動聯盟」向他們承諾:送媽祖上釣魚台所產生的法律費用由保釣團體負擔。​
為了執行這個計畫,蛙人弟兄們從七月中旬開始,在海灘操練。老左和錫麟都曾到場打氣。​
經費來源和金額大致如下:​
1. 保釣論壇 – 新台幣50萬元​
2. 王家堂先生 – 新台幣20萬元​
3. 夏鑄九教授 – 新台幣10萬元​
4. 保釣行動聯盟 – 新台幣10萬元​
支出項目有:​
1. 潛水裝備和通訊器材​
2. 快艇​
3. 漁船訂金​
4. 保釣行動聯盟的行政及人事費用​
我要特別介紹王家堂先生。從2002年保釣人士集結開始一直到今年,他每年都至少捐助美金5,000元支援台灣的釣運。​
九月中旬,蛙人弟兄們操練結束。九月下旬準備選擇適當時機出海時,碰上颱風「龍王」;等到颱風過境,又和美、日的年度性聯合軍演撞期;釣魚臺列嶼水域有如連假周末的台灣高速公路。一旦錯過了這個釣魚臺水域比較風平浪靜的時段,計畫只好延後到第二年。果然是夜長夢多,時間一久,這個計畫被國防部官員「得知」。2006年年初,總統府出面,透過海軍總部官員「勸說」蛙人弟兄們不得參加。「送媽祖上釣魚台」的夢想就被擱置了。 ​
光復釣魚台是中國領導人的責任。今天,中國從「和平崛起」成為「崛起霸權」。中國海岸警衛隊目前例行性進出釣魚台海域巡弋。我相信光復釣魚台指日可待。​
👀10/30/2021【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年會「社會之疫,批判之苗」】,【華人知識分子的保釣運動 論壇】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