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澈:我們還有三分鐘齁,我們是最後一個問題。有關剛才提到的美日關係,下午有一場陳福裕先生會跟我們做很詳細的國際之間的戰略分析,為什麼是這個問題齁,好,請提問。

聽眾B我的問題可能也有跟上一場也有關,所以如果發言人可以回應的話。就是關於太平島或者是前進釣魚台行動,好像都在各政黨的期間發動,那剛剛都有提到政黨不同的態度跟對漁民反制的方式,或保護還是抵制的方式都不一樣。那我不知道說,我們到底該如何跳脫政黨的想像,然後來組織我們的漁民繼續行動?因為接下來可能又會輪替啊,那會怎麼樣?還是說我們人民都還在投票,那我們該對待這個有另外的想像嗎?或者是說漁民可以在不同期間可能出海,看的政府的臉色也不一樣?我想要聽聽看像這些行動在不同政黨組織的政府的態度,我們還要相信我們的選票嗎?該怎麼樣做人民的行動?

蔡寶興:這個問題很大,我聽到這個就很感慨,為什麼?如果說以台灣兩黨輪流執政來講,誰對漁民比較好這很清楚,漁民在這邊問他們就好,國民黨的話對漁民漁業這一塊還是比較好,怎麼講?以前馬政府時代他每一年一定跟漁會座談開一次會,在總統府或是在其他地方一年一次,那新的政府上來比照辦理嘛,然後為什麼沒辦法弄,因為有一個問題沒辦法處理,因為開會時候我問一個問題,沖之鳥怎麼辦?所以到現在她一直沒有辦法講出一個能夠讓國民信服的答案,所以會一直延,去年沒有開今年也不會開了,沖之鳥無解這個會就不會開。總統跟漁會的幹部開會有象徵嘛,就是說她重視漁業,那最起碼我們的層級可以跟總統講話,我們的意見其他的單位就會比較慎重去思考,但是這個會也沒有了,可能以後也不會有。

好像19號要開台日海洋會議嘛,媒體說要開這個,但是據我了解,日本不會跟你談這個東西啦,這很清楚。現在我們背後都沒有人對不對,以前我們後面還有一個大哥,跟人家講話還會看一下他的臉色,現在都不是了,現在我們是去當人家小弟。剛才聽到說那我們台日漁業協議什麼時候會開?本來是12月要開,一直延一直延,延到什麼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因為沖之鳥這東西無解。那開會的話會有什麼後果?因為規定每一年要開一次,一個在台灣一次在日本,沒有開的話,是不是這個協議就自動失效?有這問題在。所以開會,開會就是要講議題,所以我們在閉門會議的時候就講,是不是我們手上有籌碼來跟日本談?

小琉球區漁會總幹事蔡寶興回應聽眾提問                            攝影╱鍾俞如

但是目前看起來我們手上都沒有籌碼嘛。其實我們能創造籌碼對不對,但是我們的漁業署不敢啦,我兩手空空去跟你講什麼東西,我們就是被打的,現在日本很強勢啊,說以前我跟你談的漁業協議是對他們不利現在要爭取漁民的權益,大家都很清楚,台日漁業協議談了16年沒有談成,原因在哪裡?為什麼最後會談成?因為有對岸的力量介入了嘛。它怕馬政府跟對岸連鎖嘛,釣魚台就變成台灣跟大陸的嘛,所以日本不得不的情形下,很快就跟我們簽了台日漁業協議,不然搞了16年都搞不好一下子就搞好了沒有那回事。

所以我只講說,一個國家戰略不清楚的話,糟糕的是漁民、農民這些基層。那漁業署講說如果我們要跟日本耍硬的話,想想看喔,我們的漁獲70%多都是外銷日本,我們漁船的這些機械,都是從日本進來喔,如果日本翻臉了怎麼辦?所以是不是可以分散我們的漁獲市場?那很清楚嘛,未來全世界都在搶你,為什麼?因為現在國際上對這些IUU的船控制得很嚴格,漁船捕獲每一個魚都會登記,所以漁獲量會減少。但那需求一直仍在增加,尤其在中國大陸,為什麼?因為你經濟程度到一個程度的話,你要吃野生的魚還是養殖的魚?我不是說養殖的魚不好,如果你控管好、飼料時間弄好的話不是問題,問題是我們小面積要養很多魚,當然問題就會出來嘛,全世界都一樣。蘇澳、琉球例假日這麼多人,都來吃海鮮原因就在這裡,中國大陸也是一樣。

前不久我帶一些船東到上海去,就是希望我們不要什麼魚都到日本去,控制在我們手上。最悲哀的是,我們在國外基地的魚,送到日本,日本加工之後就到上海來,賣得非常貴,我們一公斤是賣給日本120台幣,它是一公斤4,000塊日幣去上海,我說為什麼不能直接進上海?跟上水上海水產集團去談這個事情,前身是上海市政府水產局,大陸第二大的水產集團,第一大的是中國水產最大,第二大就是上水有80幾條船,第三大是遼寧,中國三大的漁業公司。

本來希望透過說漁獲分散風險到大陸去,那我們就不會每次要跟日本談的時候,一點籌碼都沒有,包括我們的護漁,太平島、沖之鳥那麼近能去啊,能不能去?如果說你護漁的力道夠的話,當然漁民敢去啊,問題是我們的護漁漁民都很清楚你是講講笑話,護漁沒問題你去,出問題的時候誰負責?都不負責啊,這是國與國的層級嘛,要出來拍胸脯保證的最起碼要行政院長,農委會主委講都不算數。行政院長也算一個總統幕僚長,兩岸關係總統的職權嘛,這個東西是總統才有權來講,不要聽媒體亂講,說漁業署署長講什麼他們講的都不能算數。換一個人很簡單,換總統比較難一點,所以要總統講,可是總統不敢講問題在是這樣,所以是讓人覺得蠻悲哀的。

台灣的漁業未來越來越萎縮,這是一個趨勢,沒辦法你環境沒有辦法改變。你政府立場不能強硬,漁民沒有後盾,怎麼辦?漁民說我年紀大了就不捕魚嘛,在國際一個捕魚的大國,變成一個小國,為什麼?你政府力道沒有進來,漁民沒有辦法,它自然就萎縮掉,這行業到最後就走到沒落,黃昏產業這樣,謝謝大家。

聽眾踴躍發言                                                                                                                                                攝影╱鍾俞如

林月英:剛剛有人問到說哪一個政府比較重視其實也是很明顯,我們看113頁,這個有我跟馬英九總統合照的,這是台日漁業協議以後周年,第一年、第二年,馬總統都親自來到蘇澳,來對漁業給予關心、肯定,給漁民加油打氣。那第三周年就是在嘉義,我們陳理事長有參與,那時候我還不認識,我認識她她不認識我啦。所以看得出來,上次我們漁民有活動,我們的馬總統,馬上我們的海巡軍艦,都有在外圍在護航,還有蔡總幹事也有談到,唯一在總統府開漁業會議的也是馬英九,所以大家都在罵馬英九的時候,至少在漁業界,我們是肯定馬英九的,謝謝。

詹澈:林總幹事也講得很清楚,蔡總幹事剛也講了讓我們實在很驚訝,日本向我們買一公斤120台幣的魚,去賣給上海1,100台幣,我們真的頭殼壞掉,我們為什麼不能直接賣給上海?所以這個問題除了政治陰謀還有經濟很切身的問題,到時候我們漁民南北團結,我們會有我們的動作,我們會有我們的宣言,你這個政府如果無能的話就只能如此了。

聽眾C我多嘴,講一下我的心得,我是認為應該是政治問題,日本怕我們跟中國好,所以我們跟中國好日本就怕了,我的體會是這樣子啦。因為以前馬總統甚至都跟對岸就在會談嘛,所以日本有壓力對我們特別好,我們說什麼他們都會答應。現在我們蔡總統跟美國走比較近,日本就不在意我們的苦境。剛剛講我們的魚賣到大陸特別好,其實我們在想回來,我們台灣自己要加油,我們的鬼頭刀賣給美國,美國再賣給大陸,這中間差價更大,你看它的魚排,鬼頭刀是白肉魚,西餐裡面的魚排最好看就是白色了,所以我們的鬼頭刀賣到美國是最高級的魚排。你看大陸很多西餐像麥當勞反正一大堆這些機構,他們的魚排哪裡來?是從美國載過去的,我們賣給美國,美國再賣給大陸,或我們賣給日本,日本再賣給大陸,我們應該探討這個問題,為什麼不能直接賣都要經過第三者?還要浪費這麼遠的運費。這個應該是我們要思考的,謝謝。

詹澈:這個應該讓全台灣消費者知道我們的漁民是多麼的委屈,我們的政府是多麼的荒謬,是意識形態跟政治害死人民。但是這樣下去,歷史會證明,我們人民會對的,我們人民以後會站起來的,這個歷史有一天會證明這個政府實在無能,這一場就到這裡。

 

【小琉球研習營系列回顧二】

南北漁民串連座談會(一)漁業問題,乃國與國之間的問題

南北漁民串連座談會(二)台船在沖之鳥被無理拘捕,漁民委屈

南北漁民串連座談會(三)民間齊來關心漁權,過漁是全世界共同危機

 


►歡迎加入釣魚台教育FB,即時收到最新資訊唷https://goo.gl/3KTCMX

►觀看釣魚台教育Youtube影片:https://goo.gl/2w9FH8

►喜歡我們的資訊,請幫我們分享給朋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