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澈:感謝林常務監事,給我們做了釣魚台跟太平島這個南北不分的報告,所有的漁民都是一樣的,包括東聖吉號在沖之鳥礁被抓的事情,我知道全國漁會的總幹事都到了日本交流協會的門口去抗爭,我也在場去跟漁業署抗議,我記得那時候有提出來要日本還錢換人還船,後來日本都有做到。

跟日本兩個談判的籌碼,一個就是說我們台灣跟日本做生意這個叫逆差,我們輸給日本300億美元9,000億台幣,日本每年賺我們300億美元,全台灣2,300萬摩托車全世界密度第一名全部是日本,冷氣冰箱汽車全部都是日本90%,我們都讓日本一直賺錢。我們可以說如果你真的是不服從的話,那我就不一定要跟你日本買啊,第一個我加你的稅,第二個鼓勵台灣人民跟別國買大陸更便宜是不是,這個第一個可以談判的。第二個你真的不理我們,我們請別人保護我們,請誰?大陸嘛對不對。你們日本美國不是叫我們不要跟大陸合作,但是如果你們把我們當成什麼對不對,我記得當初好像是有這樣子談,日本終於妥協了換人還船、後來還錢,這個就是談判的籌碼,我們要有這樣的骨氣。現在有15~20分鐘時間留給跟大家來對談。

詹澈主持會議QA,現場發問踴躍                                                                                                                   攝影╱鍾俞如

聽眾A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是關於釣魚台還有太平島,我對它們整個的歷史上面的不管是割或是條約這部分,比較有想了解,因為除了是我們傳統釣魚的地方或者是我們之前可能在那邊有生活,比較想知道可能在國際上過去曾有什麼樣的糾葛。第二個問題是,剛剛有提到說漁民他們是全體的,所以在全島附近都會有漁場,那我比較好奇的像是我們的澎湖、蘭嶼、綠島,漁民會去那邊捕魚嗎?或者是今天我們要哪裡捕魚會怎麼去挑那個漁場?謝謝。

蔡寶興:你的第一個問題,我想看看地理歷史就知道,在南海的話,我們太平島算是非常大的一個島,我們以前在南海有好幾個島,中業島也是我們的,被菲律賓搶走了,太平島就是我們光復之後由太平艦去接收,所以那個島叫太平島,我想這個查一下都有。那這個漁場是非常非常好的漁場,我們的漁權,像我爸爸那一代,都在那邊捕魚啊,維修啊、拿淡水啊,那為什麼會那麼好的漁場現在不去?剛剛有講原因。如果在冬季的話,東邊比較不能捕的話,就到西邊去會比較好,但現在連這個漁場都沒有了。

你剛才講到澎湖、綠島還有台東也是,為什麼他們沒有辦法到那邊捕魚?他們的船比較小,他們船只是在近海沿岸捕魚,有的漁業型態是不同的,像澎湖也有些船比較大,但他們是放流刺網的,像土魠魚季節到了就是放流刺網,所以他們不需要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我延繩釣才需要跑到那麼遠。像綠島都是一些小船,新港也是在200海浬裡面補,那我們現在說那麼大的船都到公海去,公海就是說要出台灣200海浬,事實上,有人觀念說,世界上都是我們遠洋漁業,事實上漁業都是近海漁業,為什麼?我們的遠洋就是別人的近海,你跑到別人的地方去當基地,你跑到美國、歐盟去嗎不會吧,因為你跑到落後國家去當基地,那個地方捕魚比較沒有那麼好嘛,所以我們那邊去當基地捕魚,就在他們近海捕魚,所以在大洋裡面,我們都知道沒有什麼魚好捕了。延伸的地方我們可能還開發沒有到,如果延繩釣主要所抓的對象是鮪魚、旗魚、鬼頭刀這些魚,都在水深不是很深的地方,大洋已經捕不太到魚,所以一定要靠臨岸,美國圍網漁船也是要跟斯里蘭卡這些太平洋島國去講權利金,就在他們島國才有辦法捕到那麼多魚,沒有大洋可以捕得到了這樣子講。

就歷史文獻紀錄,釣魚台、太平島確實是我們的

林新川:我再跟蔡總幹事補充一下,就是北邊這個釣魚台,為什麼說它是台灣的,因為它跟地理海底的延伸,這個經濟海域喔它另外一說,剛剛我們有談到適合人居住的,我們的領海應該也有一說就是說海岸的延伸啦,海岸的延伸釣魚台那邊的地形,因為像我們台灣東邊是深海1,000、2,000甚至到3,000多米,一直到釣魚台北邊的赤尾嶼,這整個是一個大陸礁棚的延伸。赤尾嶼、釣魚台跟花瓶嶼跟台灣的龜山連在一個海底礁棚,到海底大概200多公尺,以東就深到1、2,000多公尺的地形,所以以這個地形來講做理論的基礎的話,它是跟我們連成一氣的。

為什麼它這個是漁場呢,就是因為有這個黑潮太平洋環流順時鐘的環流,它是永遠不停的順時鐘在循環,時速最高可以到五海浬,它一直在流動,像一條河,它從赤道那邊流過來,然後經過台灣東邊,經過釣魚台的南邊,然後經過日本,然後到加拿大,到美國的加州,然後又回到赤道,然後又回來這樣一個大循環,我們統稱叫黑潮。它撞到釣魚台200公尺的絕壁,它就產生一個湧升流產生一個漁場,因為它都是這個深海嘛,赤道那邊過來都是5、6,000米,來到釣魚台撞到200米,所以產生一個湧升流。

林新川回應聽眾提問                                                                                                                                    攝影╱鍾俞如

又我們這邊的溫度是剛好北緯25度,北極那邊的海水比較冷往南走,赤道這邊的熱水被黑潮帶上來往北走,在釣魚台這一帶交會,所以它這個溫度也適合。那個就是說食物鏈,湧升流產生一個食物鏈也剛好,就這樣形成一個很好的漁場,為什麼這個漁場這麼重要?從開始應該我們有紀錄以前就是有台灣人、台灣的漁船在那邊捕魚,所以這個有紀錄的根據就是我們的漁場,這個是我的解釋。

詹澈:太平島講主權的那本書《南海危機:不能失去的主權》講得非常清楚,所有的歷史、淵源、證據都在裡面,好好看就知道。那釣魚台我們可以說,很確定是我們的啦,在國際法上去訴訟,應該都可以勝訴的啦。

陳美霞:這個是想要呼應林常務監事,她講到南北不分,我們有這樣子一個對談,其實我們就是要說南北不分。為什麼呢?我們就要說北的漁業的問題,跟南的漁民的問題,有共同的根源,我們要談這個根源,這是第一個。然後我要用一個名字,剛剛林總幹事有提到說,2004、2005年那個時候,這個日本就干擾嘛,越來越強烈的干擾我們漁民,那有背後的原因,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就跟釣魚台一樣的,就是美國要打戰,要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打戰它希望日本跟它合作,就派一些兵就跟它合作。所以我們對我們談的這些事情,必須要追究它最根本的政治經濟的原因,釣魚台同樣的,就是美國把釣魚台給日本,明明是我們台灣的一百年的傳統漁場,它完全沒有跟我們商量就給了日本,就是美國跟日本結合私相收受把我們釣魚台還給了日本,所以這個我要講說我們談的這些議題呢,每一個議題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東西,就是那個根源,詹澈老師剛剛談得滿多就是我們有共同的根源。

然後另外一個我們在蘇澳已經辦了兩場研習營,然後小琉球是第一場,我們希望以後要繼續辦,在蘇澳這兩場研習營我受到很大的啟發,我覺得我們學員也受到非常大的啟發,剛剛林常監講說謝謝我們釣魚台協會,但事實上我要講說,我們非常謝謝蘇澳,研習營真的是受到很大的啟發。我要跟諸位講,這個手冊154頁我寫這篇文章,為什麼我寫這篇文章?我特別要跟蘇澳漁會的兩位幹部,事實上是受到你們的啟發,就我參加了研習營之後,我就寫了這篇文章。那這篇文章我就講到剛剛2005年那個時候,我們漁民受到那麼多干擾背後是有它的原因,就是美日勾結。

然後最後一點就是剛剛看太平島啊、釣魚台漁民整個影片,我有一個感想,也跟大家分享,我有一個很奇想齁。第一個將來我希望我們研習營可以在太平島舉辦,這第一個。然後第二個,就是我們這個釣魚台教育協會成立之後。就蠻有一些人跟我們建議說,你們釣魚台協會應該也要有一個住址啊,他們就說你們的住址是不是釣魚台一號!這個是我們希望我們的住址是這樣,所以回應一下,謝謝。

林月英:我回應我們陳理事長講說,我們釣魚台教育協會把住址設在釣魚台,那因為釣魚台是屬於宜蘭縣頭城鎮的管轄區,所以可能就是要跟頭城註冊一下,謝謝。

 

【小琉球研習營系列回顧二】

南北漁民串連座談會(一)漁業問題,乃國與國之間的問題

南北漁民串連座談會(二)台船在沖之鳥被無理拘捕,漁民委屈

南北漁民串連座談會(四)護漁需要政府政府戰略清楚、立場強硬做後盾

 


►歡迎加入釣魚台教育FB,即時收到最新資訊唷https://goo.gl/3KTCMX

►觀看釣魚台教育Youtube影片:https://goo.gl/2w9FH8

►喜歡我們的資訊,請幫我們分享給朋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