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去年12月中旬,釣魚台教育協會秋季研習營最終場來到小琉球辦理,會中開展許多精采互動,以下為第二天場次【南北漁民串連座談會】之逐字稿整理。

詹澈:介紹一下我們這一場,由小琉球區漁會蔡寶興總幹事先來做報告,還有我們蘇澳漁會的前任做了20年的林月英總幹事,剛才延繩釣協會的總幹事林新川,沖之鳥礁的潘船長。今天是南北對談交叉,有關主權分配困境的問題。首先請地主小琉球區漁會蔡總幹事來談太平島整個他知道的事情。

漁業問題,實乃國與國之間的問題

蔡寶興:大家好,我是小琉球區漁會總幹事蔡寶興。我們琉球這地方的面積很小,但我們的漁業在全省來講,延繩釣的規模是非常非常的大,我們的船在三大洋,都有我們的船,都有我們的基地,最早到大西洋開發基地的也是我們的船,在太平洋、在印度洋也是,目前還有一、二十個基地,都有我們的船在那邊作業。以前的船都跑很遠,為什麼會這樣子?因為在200海浬的經濟海域,二、三十年前來講,其實已經沒什麼魚了,就是我們漁具、漁法的問題,問題大家都知道就是過漁,過漁跟漁業科技的發展很有關係。漁業發展技術越好,漁具越來越精良,那捕魚就跟著變動。

蔡寶興表示,漁業問題是國與國之間的問題                            攝影╱鍾俞如

以前捕魚風險很大很危險,一出去不知道船在哪裡,只能靠六分儀、地圖和羅盤,現在不是啊,衛星每小時都定位,你船在那裡,每天都可以跟家裡聯絡,有什麼事情馬上即時都可以知道,今天抓了多少魚都很清楚。以前不是,船出去什麼時候回來不知道,超過時間就要去拜拜,所以琉球變成有三多,就是廟宇多、校長多,船長多。為什麼造成這個現象?因為以前捕魚非常非常的危險,所以要到廟裡祈求尋找心靈上的慰藉,以前琉球也不像現在看起來那麼發達,漁業收入上也不是那麼好,這邊以前是一個貧瘠的地方,所以小孩子會念書的,只能去念師範,十七、八歲就出來教書,教久了以後就當了校長,所以校長是很多。船長呢因為你不念書的話,不是說你不會念書,我們的船長都很優秀,可是他們沒有那個環境家裡經濟狀況不允許,所以他就去從小捕魚,最後都會當船長,這就是琉球的三多,跟地理情況很有關係。

那我想大家比較關心的是沖之鳥跟太平島這兩個海域的問題,沖之鳥是我們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漁場,從台灣到沖之鳥要800海浬,到太平島差不多也要800海浬,四、五天的航程就可以到,非常好的漁場,那邊的魚非常的豐富。我們以前都在太平島海域,那邊下去接近印尼,東邊這邊是靠菲律賓、汶萊、馬來西亞、越南,我們很多漁船都在那邊捕魚,漁獲也很好,這一、二十年來漸漸沒辦法去了,原因就是越南的漁船已經上來了,一整個不是在捕魚是在拖魚。我們的漁具延繩釣一下去十公里,你看不到他在拖魚,把你漁具都拉走了,就退退退到東沙群島,下面這一塊就沒辦法去。

那太平島為什麼會重要?因為我們的漁船要到印度洋,都要經過麻六甲海峽,我們的國家對這一塊不重視,所以經常有他們的海軍也好海盜也好,都會來這個海域搶劫,那我們就是花錢了事,帶一些美金來搶就給,以前你要經過麻六甲海峽這是公開的秘密,漁船就是要掛對岸的國旗,因為麻六甲這個海域非常的狹窄嘛,有油輪有漁船非常繁忙的一個海域,所以有點偏差的話他說你已經進到他的海域,就扣你的船,我們的船那個海域被扣了好多好多。去年還是幾年我們的船被開槍,然後船到新加坡去,要求馬來西亞政府給我們道歉,什麼道歉賠償都沒有,沒有這回事,為什麼?因為我們國家的政策已經定了,我們跟其他國家漁業的問題,就是國家跟國家的問題嘛,沖之鳥跟日本的問題嘛,太平島跟重疊海域的國家菲律賓、印尼、汶萊、馬來西亞、越南都是嘛,你沒有去談嘛,大家都有200海浬,所以漁民變成無所適從,就層級是國家層級,不是漁業層級,漁業問題就完全不是漁業問題,是國與國之間的問題。

失去漁場,漁民怎麼辦?

我們的新政府上來這很清楚嘛,親美媚日遠中。每年我們會跟日本有一個台日漁業協議,重疊海域大家來談,談一個作業的合理範圍,每年都會來談一次。新政府上台五月就職前那一次,三月在東京談的時候,氣氛都不同,說我以前讓太多要拿回去,我們就感覺得出來這個氛圍的不一樣,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國家政策定案已經清楚了,那以前政策是等距,美國大陸日本是等距,現在沒有空間,人家看清楚你了,所以說要求你怎樣怎樣。我們的船東聖吉16號2016年在沖之鳥被扣,新政府還沒有上台的時候,所以那時候政府還能跟日本爭論,那個就是要你的錢,把人抓走抓到日本去像犯人一樣關起來,這個跟蘇澳那個情形是完全不一樣,他是要表明要做給你看的。他們跟你交涉之後,這筆錢還是政府先墊吶,日本也沒跟你道歉、賠償也沒有,就是說我們漁民對這種事情非常無奈,變成一個非常好的漁場你不能去,所以漁民不敢講太平島是個島,也不敢說沖之鳥是個礁,就沖之鳥,不知道在搞什麼鳥。

漁權主權問題,需要南北不分的團結                                                                                                            攝影╱鍾俞如

現在不同嘛,漁民會怕,以前廣大興28號,菲律賓把我們開槍以後,我們請全國制裁菲律賓,菲律賓就道歉賠償是不是?但是現在新的政府上來之後,漁民都不敢越界,因為被抓到被打的話,可能連申訴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沖之鳥這邊的漁民都盡量少進去,漁場是越靠近島礁越好嘛,像我們每一年的黑鮪魚都在那邊抓的,要繁殖的話一定要比較靠岸,受精卵跑到岸邊來才有環境讓牠長大,漁民知道怎麼抓魚,但現在這個漁民就不敢去了。

而且現在政府規定的遠洋漁業三法,對漁民來講傷害很大,為什麼?因為我們政府為了管我們這一塊,所以一些不是國際規定的範例,都是我們自己發明出來的,像鰭綁身鰭連身都是我們自己發明的,VAS規定一個小時報一次,國際也沒有這樣子,你做那麼多,黃牌也沒有被拿掉。為什麼?你做得太過火,漁民如果因為新的法令出來剛開始比較不適應,違規的話可以處分從輕嘛,有點時間讓他去適應,他不是違法,違法當然不行嘛,違了小規你就打孩子給外國人看,打孩子是無所謂但你把孩子都打死了,所以現在很多漁船船長都幹不下去了,都跑到製冰廠、冷凍庫去,一個月賺三、四萬塊就好。要求到太沒有道理,漁民沒辦法,比戒嚴前還恐怖。

前天我跟船東在聊天,說這個政府很麻煩,民進黨、國民黨都沒有辦法讓我們漁民好好過生活,漁民真的很無奈,跟誰講都沒有用。以前的政府你跟他溝通,有道理的話他還聽得下去馬上來改,現在這個政府你跟他講也沒有用,所有決議他認為不要這麼做或要怎麼做,那找我們來開會做什麼?大家都反對的事情他還是要做,開會只是一個形式過場,告訴你有這回事,但是我就是要這麼做,漁民有什麼事情都沒辦法跟政府溝通,他們也不跟你溝通,一張公文下來明天就要處理,處理下去漁民說我船在海上你一個新的措施沒辦法去適應,卸魚證明慢了一、兩天你把我取締,罰款就下來了這很可怕。現在漁民說我老了乾脆不討海了,這個政府不了解漁民的情形,沖之鳥漁場、太平島漁場失去了,船就是那麼多,你海域越來越縮小,你叫漁民怎麼辦?我不知道怎麼辦,政府也不知道。

問題就是說,你漁業要永續的話,你國際上就是要一個份量嘛,那我們現在遠洋漁船大概有1,500多條,中國大陸可能要到2020年大概保持在3,000條左右,所以遠洋漁業規模我們最大,但是我們被打得最厲害。我們被打得最厲害就是最環保的這一塊,是鮪魚延繩釣,這個東西我也是很感嘆,延繩釣的話漁獲大小有限制,魚鉤多大就抓多大的魚,圍網不是啊,一下去鮪魚鰹魚全部上來。圍網一上去變成罐頭出來,那是不一樣的東西,你聽過綠色和平組織去講過美國嗎?沒有嘛,他也不會去講日本,每次都講我們就很奇怪。美國阿拉斯加、挪威、日本都有在捕鯨魚嘛,美國是老大有誰敢講他?日本說那是傳統,挪威也說是傳統,台灣抓了一條海豚、鯨魚就不行,為什麼差那麼多?這是我們國力的問題嘛,跟我們政府的心態。我也是跟漁業署的長官講,為什麼我們不發聲音嘛,日本可以說是傳統,那海豚會來吃我們抓的鮪魚被鏢一、兩條回來,婦女做月子就是吃那個東西,他不是專門抓這個魚來賣的,這個魚在市場上沒有價值,禁了之後價格才會上來嘛,你不禁的話也不會特別鏢因為沒有傷害價值,限制飆車飆車就來了這相同的道理。漁民不是抓這種魚的嘛,這種魚抓不到你要用鏢的,延繩釣下去牠來吃鮪魚嘛,所以漁民很無奈,保育類不能抓還可以,所有的海豚不能抓,哪有一個是保育類的?他也不清楚。

所以現在漁民非常大的困境,而且是遠洋漁業這一塊,沿近海資源已經都過度利用、過度開發了。政府沒有心要把這一塊做好,我們每一天投魚礁、放魚苗、清海灘花了多少錢,有效果嗎?沒有效果,因為你的漁具、漁法沒有去調整嘛,你連復育的機會都沒有、都不會有。現在署長不是說我們要做海洋牧場,開什麼玩笑?海洋牧場做最成功的地方是中國大陸獐子島,海洋牧場會成功就是沒有人去偷嘛,琉球這邊全部人是股東的話在這邊做有可能成功,台灣沒有這個環境吶,魚還沒有大、人就把你抓走。沒有人注重這一塊,只是啊沒有魚了想個辦法怎麼做,三天以後就放棄了。所以我開玩笑說為什麼我們的政治人物敢講謊話?很簡單嘛,因為選舉時間不對,選舉拖到11、12月,台灣淹水的時候7、8月,9月的時候來選舉看看記得很清楚嘛,12月就忘記了。時間到了我就講到這裡,謝謝。

 

 

【小琉球研習營系列回顧二】

南北漁民串連座談會(二)台船在沖之鳥被無理拘捕,漁民委屈

南北漁民串連座談會(三)民間齊來關心漁權,過漁是全世界共同危機

南北漁民串連座談會(四)護漁需要政府政府戰略清楚、立場強硬做後盾

 


►歡迎加入釣魚台教育FB,即時收到最新資訊唷https://goo.gl/3KTCMX

►觀看釣魚台教育Youtube影片:https://goo.gl/2w9FH8

►喜歡我們的資訊,請幫我們分享給朋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