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7年5月31日
地點:江錫鈴自宅
受訪者:江錫鈴
訪談者:陳美霞、吳俊宏、陳崇真

基本資料:江錫鈴,84歲。在釣魚台海域捕魚八、九年,曾經與船員受困在島上生活16天。

受困釣魚台16天,所見所聞從不被相信到相信

日本時代我讀了三年要四年就戰爭了,南方澳國小我第一屆,就一個人。父母是內湖人,父親跟著歌仔戲做藝流浪,最後來這裡作業。我阿公在金山、九份有一陣子有賺到錢,可以來這裡生活。

去釣魚台那附近作業八、九年,抓到環境都蠻熟的。那個時候沒有很多人想到那邊抓,因為這邊也抓得不錯,那時候漁船不好,一小時7、8英里,船很舊,因為家境不好,那時沒有氣象,是因為聽得懂日本的氣象,就抱著收音機,所以才敢過去那邊,去的時候是颱風天過去,沒人想去,後來去那邊也習慣了。

我在釣魚台西邊5、6海浬釣魚,船被浪打上去,那時候那邊也沒什麼船,也沒得求救,所以在那裏生活16天,吃船上還有的糧食,水也有,那裏有淡水,大概一個禮拜就有被發現。我是船長就留在那邊聯絡,總共約14個船員,當時被這裡的鄰居,叫做南興的漁船發現,那條50米的,幫我們聯絡,回來連絡我的哥哥,有30米的船來載我們。

上面蚊子多到嚇死人,手被蚊子叮到紅紅紅,睡覺是頭尾棉被蓋一下,漂流木撿一下到風口有煙在燻比較沒有蚊子,那個地方很黑,晚上要大便都不敢跑太遠,山上有蟳在吃他們的大便,鸚哥魚會到(po-a tinn)上睡覺,到海岸上睡覺,有腳步聲走去啪啪啪,牠就逃走了。

我說會被其他漁民罵,說也不是沒去過,你豪小,哪有什麼港,我去是有看到,我有資料,日本時代有(拿照片指認)。這邊過去可能有50-80坪的房子,可能是過去的魚寮,我們不了解。我去看沒有屋頂了,只有一些牆壁,還有空地,那邊也有芭樂很大叢,房子的另一角也有水池,可能是洗衣或飲水我們不了解,那邊也有兩個芭樂樹,也有葡萄。山上有個小湖,長度約七八十公尺,寬度約三十公尺,裡面有水草,這個山上相片看不到,日本人也沒有上去。日本人就有人在那邊,可能是日本人,日治時期台灣人不會過去。

江錫鈴於雜誌上發現的照片,印證釣魚台島上有天然港口。                                                           資料照片提供/江錫鈴

我們這邊做珊瑚的賴阿興原本不信的,他很用心,有次去日本玩或採訪,有拿到資料,幾十年後發現他講的真的很準。

遇日本漁船幫忙載運柱子

民國57年有隻船叫白戀,他跟我們招手,我船上隨時有3個竹筏,所以我隨時可以過去,這邊有溪有蝦蟹,我們會去那邊作業,我會這麼了解是從這裡來的。

他招手後,他們有載了柱子(khit-a),約5、6隻,2、3個船長跟我們上去,要我們幫他載去,那時候上面寫了昭和幾年,要去釘了,他們也有跟我們說,叫我們以後不要去了,這裡屬於日本領海,可能是有記者,我們不懂,有一大群採訪照相,完成後拿了好幾箱塑膠(thai-a)很多還有好幾箱泡麵給我們,那時候我們這邊還沒有泡麵,為了感謝我們幫他們載東西。去了大概十幾天又去,雖然他們說不要去了,我想了想心情不好,他找了三個團員,提了油,離那邊一兩百公尺,放火燒,那邊是樟樹很漂亮,七、八、九月好天氣點火燒,結果下一陣雨,後來一生記得,山的東西不要隨便弄,明明是好天氣卻下雨。

其實我們上去那邊早就有墓牌,上面寫昭和七年、石垣市,那時候就有人過去了,我是民國23, 昭和9年才出生,那時日本就上去釘了。

釣魚台八島自己取名

島嶼的名字,我們自己取的,共八個。廖阿興問我,我們海軍有圖,上面有日本取的名子,那我們有取嗎?我說我們有取名子,是作業用的,有取重點的島名。

包括三大島-無人島(釣魚台)、鳥嶼、蛇嶼;在釣魚台和鳥嶼中間有抹面乾(水乾現、水漲不見);墓牌島或南北柱(khit),兩個水底的柱子;鳥踏石,比較小的島,離水好幾尺,鳥會被鳥鯊(tsiau soa)吃掉,我會去補鳥鯊,專門吃鳥,吃鳥超厲害,牠假裝是木頭浮在水面然後鳥去休息一口吃掉鳥;搖廣-黃尾嶼(uinn boe si),上面有番薯,超甜超好吃,可能是以前日本人去種的,也有甘蔗,那個是美國的基地,上面撿了好多子彈,我知道上面有直升機的頭現在還在,有摔了兩隻直升機,這個是琉球人跟我說的,有巴拿馬籍的船,把他撞壞在那裡,回去申請保險;赤尾嶼(tshia)。

江錫鈴向我們分享曾受困釣魚台島上16日,以及島上經驗。                             攝影/陳崇真

釣魚台是重要漁場,對漁民意義重大

前幾年有個日本學者也有來問他,我說搖廣她都聽得懂,西川一支,名古屋大學,別人介紹他採訪我,他會來南方澳是因為這裡有三十幾艘戰爭用的 tsiunn lik 船仔(登陸艇)
他問我哪個島補甚麼魚我都知道,都跟他說,太平洋戰爭結束後,日本人把它弄沉,國民黨政府來把他吊起來,我們政府放了六七年變廢鐵。

一開始去釣魚台,用的是木船(tsha tsun-a),我那時候買別人不要的船回來修理,馬力較小,那是別人抓了二三十年舊的船。我們這邊不少人到釣魚台,但上去的比較少,因為他們沒有竹筏,竹筏7、8隻,要去釣魚台附近釣要用這個。

我記憶力很好,有很多人到釣魚台,但現在還在的都不太好了,不太記得了。民國七十多年我六十多歲,有衛星導航,到現在釣魚台的魚區、經緯度等等我都還記得,釣魚台對漁民意義重大,那邊是重要漁場,被日本拿去對我們損失慘重。

我去日本海釣魚,被日本船趕,那時候馬英九到釣魚台抗議被沖水,人家去抗議我也沒在參加。民國60年左右日本人在搶釣魚台時會去那邊捕魚,會問他們會講日語的舉手,他們內部說都不要舉手,他們就用國語台語跟他們講話,那時候我就知道日本海不能進去,我就改行抓珊瑚了。

改行抓珊瑚、一隻釣

抓珊瑚時生活不錯,珊瑚近海、彭佳嶼到釣魚台都有,南嶼也有,那時候抓的成績很好,現在好珊瑚,一斤5、6萬,15年前後,珊瑚漲了100倍,現在你們要進來,什麼安什麼麗的那間就是專門在賣珊瑚了。

民國49年左右,珊瑚不能做了以後,我改行一隻釣,那時全省只有我,和我換帖兄弟兩隻。到現在你看從金山萬里深澳到我們這邊,大概有一千多隻海釣船。

我那時候是漁船,看到日本船釣得不錯,竹筏危險,我就改跟他一起釣,那時候日本船過來釣,我就跟他們一起釣,日語會講幾句,就跟著他們一起釣。全省開始有海釣大概是民國75、76年,以前只有我。後來只要7、8個人,一人一隻魚桿。

那時候可能有幾千斤來在釣,當時台北沒什麼餐廳,那時候遠洋捕到好魚,也賣不太出去,沒有冷凍設備。以前是幾千斤在釣,現在一年也抓不到一千斤,是好幾百倍的魚,確實是魚被抓完了現在用linn-a釣,那個一放下去有死無活,linn-a也不會爛掉,我一生不曾用那個捕魚。現在漁業資源也衰落很多。

 

 

 


►歡迎加入釣魚台教育FB,即時收到最新資訊唷https://goo.gl/3KTCMX

►觀看釣魚台教育Youtube影片:https://goo.gl/2w9FH8

►喜歡我們的資訊,請幫我們分享給朋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