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去年12月中旬,釣魚台教育協會秋季研習營最終場來到小琉球辦理,會中開展許多精采互動,以下為第二天場次【台灣漁民的處境與行動】2016年「保祖產、護主權」登太平島行動發言人羅強飛先生之逐字稿整理。

羅強飛:各位先進謝謝,感謝大家今天不辭辛勞、飄洋過海來到離島,離開了台灣來到這個親近的樂土,昨天的話大家已經島上遊覽了一圈,應該是不虛此行。我本身自我介紹一下,敝姓羅四維羅,強壯的強飛行的飛,我就是這次太平島護島整個活動的策劃以及發言人。那這個活動剛開始的由來,就是剛才各位在影片上看到那個肚子大大胖胖的這位鄭春忠先生他所召集發起的,他本身就是東港在地的一個漁民,大概國小畢業之後就沒有再讀書、從事漁業工作,他是我的老闆,現在他有一家漁業水產公司,我是在這邊認識。所以當他有這個發想之後,我就幫他規劃了整個行動還有一些新聞稿的發佈。當初他為什麼會想要做這樣子的事情?看到這個新聞之後,太平島從島降為礁,這個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說,一個礁擁有的領海主權以環島來講就只有12海浬,今天如果是一個島的話,24海浬再加上總共有200海浬的經濟海域。一個國家的領土主權被國外這樣子的一個蹂躪,你又不發聲、政府不方便發聲你也沒關係,但是你民間如果還不發聲的話,這個國家主權就像當初行政院秘書長講的蕩然無存,這後面我會再補充一下。

羅強飛說明「保祖產、護主權」登太平島行動始末                        攝影╱鍾俞如

這個活動在發想的時候,我們就開始去召集這些東港的漁民。剛開始大家都還反應挺熱烈的,那時候大概有十幾個船長、十幾艘船都有這個意願,但是後來陸陸續續過了幾天再去找他的時候,大家就開始打退堂鼓,說唉呀這個地方太遠了,航程又要經菲律賓這個海域,那時候大陸好像在進行軍演,所以可能會有危險,要不然就是推說家裡的人反對啦、不方便,剩下來就是五艘。五艘決定出發的前夕,當然漁會系統也來跟我們暗示說,最好是不要去,因為去的話為首的這艘活魚運搬船叫做海吉利,不是從事漁業活動那你這樣子沒有帶著魚就出港的話回來的話可能會受罰,做這種暗示。我們想說既然這個活動都已經話放出去了,新聞都已經播出去了,而且這種事情是替國家做事,不做的話會讓國際看笑話、也讓漁民看笑話,所以鄭春忠先生就說不行,這個非去不可,所以活動就繼續進行了下去。

越來越接近前夕的時候,國安局就透過當地的縣警局,我們老闆跟這邊屏東縣警局局長、副局長認識,也來告訴我們說國安局希望你們不要去,去的話會給國家帶來困擾。我們依然很堅決,去就是一定要去,五艘船經費全都是鄭春忠先生來支付的,一艘船的經費大約來回航程從東港到太平島單程的話航程是1,600公里,油料費、船上人員飲食費用全由他支出,這五艘船出去花了他三、四百萬的經費,全都個人自己掏腰包。絕對不是像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在新聞發佈的說,這是拿中共的經費當中共的走狗替中共發聲,完全是兩回事。

堅持出發了,在出發的前夕,我們老闆他很虔誠,他信東港東隆宮的王爺廟,他也去擲茭,擲茭也只是說這一去來回一定是風平浪靜,絕對不會有問題,大家就高高興興來去出發了。像漁船在出發之前人員的報關出港一定會經過海巡署檢查,什麼人員登船都是清清楚楚,出發前,政府一直想盡各種辦法就是一定要阻擋、放話恐嚇你們就是不准去,我們還是堅持出發。出發了之後,然後在即將要登島之前,王定宇又在節目上面丟出一個震撼彈說,鳳凰衛視台記者隨行,鳳凰衛視台是中資公司,這個中資公司的話有可能幫中共做情蒐工作,上面的記者就是要做間諜的工作。但是很抱歉,船上隨行的三位記者,剛才拿麥克風那個叫黃佳騰,他是鳳凰衛視台記者多次跟著隨行小英出訪,都是搭著空軍一號跟著小英去出訪,那我們就很納悶,為什麼跟著我們登太平島就是間諜,坐小英的空軍一號他就不是間諜?

漁民單純護國愛島,卻被政黨中傷抹黑

本來想說,這個活動當中有很多政黨像國民黨、工黨都想來參與,我們堅決不要有政黨的參與,就是一個單純漁民的護國愛島的行動。但是呢偏偏執政黨就是一定要把我們抹紅,說這個活動就是有政治的目的,就是替中共發聲,因為我們已經出發了,登島也已經成為事實,他乾脆在登島前丟出所謂的震撼彈間諜說。間諜說拋出來之後呢,我們想好吧既然你政府規定有這個顧慮,那我們這艘帶有記者的船就不上島了。也就在這同時,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就講了一句話說,這個如果太平島人人都能登島的話,那這個國家主權就會蕩然無存,這句話在台灣也造成相當大的震撼,遭到國民黨、在野黨大力抨擊,國家漁民登島怎麼會跟國家主權有什麼關係?而且你太平島設在那邊,本來就是為了服務漁民而用,為什麼我們自己國家的人不能去自由的登島?這個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即將登島的前夕,他說前45天要申請才可以登島,那我們就跟他講,漁民一路辛苦都在海上作業,如果遇到需要補給作業難道不能登島嗎?我們是跟行政院、政府這樣回應。到最後當然他們海巡署高層也派人來跟我們做個協調,好吧你們要登島總要找個名目,大家互相有個台階下,我們就以人員受傷需要上去治療包紮這樣可不可以,海巡署同意了,勉強推個船員出來說他腳燙傷了蜂窩性組織炎啦,新聞就對外發佈說,基於人道精神所以讓他上了島幫他做了包紮,大家戲互相演了一番,成功登島,取了太平島的水,還有椰子回來。後來這件事情,我們順利取到一些需要的物資之後回程一路順風,雖然有颱風但是也都在我們船經過之後颱風才經過,回到台灣之後,餘波盪漾的事情就來了。

羅強飛說明「保祖產、護主權」登太平島行動始末                         攝影╱徐梵

出航前就放話說要查嘛,第一個就是這三個隨行記者持有什麼樣的證件為什麼可以登船?這三個記者他們自己有漁民的證件,因為之前可能為了隨船採訪可能釣魚台那邊的事情,他有去辦漁民證,所以登船是合法的,但是這一部分漁業署馬上要清查,所有台灣持有船員證但從來沒有出港的要緊縮,所以以後這些很喜歡釣魚的人,想要再辦這種證件出去,就變得更為困難,也就是因為太平島整個問題。然後接下來就是吊照的問題,就是說我們的活魚運搬船不能去從事漁業以外的活動,剛才在影片上面看到是不是有個船員拿著一尾魚準備要宰來吃,他就說好你們活魚運搬船不能從事漁業活動,你釣了兩尾鬼頭刀,我就是要吊銷你漁業執照,就放這個話出來,而且甚至也寄出了陳述書,行政處分前要陳述意見嘛,我們就把意見也陳述了回去,到最後當然啦他也看了輿論的壓力實在太大、大得不得了,當初網路上民意對這個活動支持度高達七成,漁業署這邊看苗頭不對也就退讓了,說好吧下不為例給你一個行政指導,以後你們就不要再這麼做了,這件事情也就到此落幕。

但是今天為什麼我說這個鄭春忠先生他沒辦法來?沒辦法來的原因有些政府做的事情我們只能去揣測啦,因為他自從做了這件事情之後,像去年9~12月政府的獎勵計畫,因為我們從事石斑魚外銷大陸嘛,那時候石斑魚滯銷,漁業署就好像不知道撥了幾億的獎勵經費,反正只要你賣石斑魚我就給你獎勵,但是當中有一個技術性的排除,就是把我們鄭春忠先生排除掉,他是不能來申請這個經費。到了今年初的時候,又莫名其妙接到國稅局查稅的通知來,然後那沒辦法、會無奈啦,再多繳200多萬給政府了,然後3~4月又莫名其妙調查局又來監聽說你洗錢、發動約談,這件案子到現在還沒結,所以他現在有點驚弓之鳥,所以請我來跟大家做個說明,大概就是一個經驗分享讓大家知道一下。

詹澈:我聽了以後,我是覺得這個政府真的是賣國賊,太平島是我們的,判成礁,蔡英文妳答應了美國跟日本說遵從國際仲裁,還沒有仲裁就答應美國跟日本說遵從國際仲裁,完全聽日本跟美國的話,說難聽一點的話就是走狗。然後仲裁出來後它是礁欸,它不是島欸,這個蔡英文怎麼辦呢?進退她也不知道怎麼辦,但是已經答應人家了。你一要登島,美國就說不要擴大,安安靜靜你不要講話,為什麼?因為美國要插手南海,然後這個仲裁是怎麼發生的?我們本來不知道,後來菲律賓上任的杜特蒂總統那個傢伙是什麼都不怕的,抓毒一抓到就砍的非常有魄力,他就大聲講了,這個國際仲裁是前任總統要搞的不是我們菲律賓真的要搞的,整個仲裁的過程是美國跟日本合作,聘請仲裁主要裁判是日本人,前前後後花了6,000萬美元,就是為了這件事情。這個杜特蒂他就希望要美國國務院或中央情報局要出3,000萬,這個6,000萬不能只有菲律賓來出,還要菲律賓出欸這個6,000萬,它有理由可以介入啊,這個大嘴巴一講,媒體都出來,她就滿面全豆花,美國也滿面全豆花,這個事情怎麼可以講ㄋㄟ?我怕你什麼杜特蒂你錢不給我當然要講啊是不是,這是一個。第二個,聯合國聲明,它這個仲裁庭不是有法律效果的,只是一個民間仲裁庭,它只是為了媒體出來,假借一個理由,然後有理由來介入,就這樣子而已,為了這個花6,000萬。聯合國說這個沒有法律效果,而中國大陸也說我沒有參與,也不承認你這個仲裁,所以基本上一點法律效果也沒有。

那這樣子的情況之下,我們的台灣政府為什麼不敢講話ㄋㄟ?而且他們要去登島的時候,還在拉尾巴戳腳筋,回來還威脅利誘,你看那個鄭春忠遇到這種情況前前後後花了500萬現在又要被威脅利誘很多事情,所以這個我補充一下。整個過程十幾天,那個寂寞那個澎湃我想最清楚的就是陳船長,那我們請陳船長來向我們說明。

 

【小琉球研習營系列回顧一】

台灣漁民的處境與行動(二)漁民親歷其境,登太平島進行補給
台灣漁民的處境與行動(三)為生存、護漁權,冒生命危險捍衛釣魚台
台灣漁民的處境與行動(四)1123大遊行 全國農漁民團結自救
台灣漁民的處境與行動(五)國家領土主權問題,民間不能沉默以對


►歡迎加入釣魚台教育FB,即時收到最新資訊唷https://goo.gl/3KTCMX

►觀看釣魚台教育Youtube影片:https://goo.gl/2w9FH8

►喜歡我們的資訊,請幫我們分享給朋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