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8年4月10日
地點:蘇澳聖湖社區活動中心
受訪者:陳明燦
訪談者:陳美霞、詹澈、鍾俞如、陳崇真、卓淑惠
協訪:宋湘雲、何老師

基本資料:今年71歲,67歲退休。17、18歲(1964年)左右開始捕魚。有上過一次釣魚台,比較平坦的那側。釣魚台是壞天氣可以避風雨,好天氣可以賞風景的地方,沒有看過日本立的石碑和罐頭工廠。

1980年左右,再回去捕魚時,日本開始在12海浬阻止作業(噴水柱、照強光),在釣魚台海域12海浬內,連日本人也不敢進來作業。那時候做的是大型圍網。後來,也曾看過大陸公家船在海域外圍,尾隨日本巡邏船巡弋海域,讓日本不敢輕舉妄動。

漁民陳明燦伯伯(右)與釣魚台教育協會理事長陳美霞(左)合影。                 攝影/陳崇真

宋湘雲:跟大家介紹一下,陳先生是我們聖愛老人會的會長,也有幫忙推動歌唱會。每天來唱歌的時候,我們的便當,他出一個部分幫大家貼個20、30塊,唱到中午領個便當回家,人很熱心。現在還有在練書法。現在請陳先生幫我們做個您過去從事漁業經歷的介紹,希望做個了解。

陳明燦:我姓陳,民國98年當選過全國模範漁民。我民國36年次(1947年),現在71歲。從17、18歲(1964年)就開始抓魚,討過很多種海。最早17、18歲起開始在這裡工作,退伍回來也有走遠洋的,去南太平洋,那種兩年一趟。18、19歲那時候就有去過釣魚島海域了,但是那時候去,他們日本船還沒在那裡巡邏,釣魚台都還可以上去。

詹澈:簡單說明一下,我們釣魚台教育協會就是,70年代在美國發起保衛釣魚台的林孝信,這位陳美霞是他夫人,就繼續這個志業。但是因為現在的歷史,裡面很多都沒有釣魚台的歷史,像你曾去過釣魚台也沒人知道。所以我們的意思是說,希望把釣魚台的歷史,包含你們去過的人、說的話,我們都要做成證據,口述歷史、錄影、錄音存證,這樣就變成說,釣魚台是我們的論述,主要目的是這樣,要再麻煩您了。

陳美霞:我同時也跟宋老師講,我們的思考是說,我們要保護漁民、保衛釣魚台,這樣子你們都可以在那邊安全的捕魚。那我們是做全國性、全台灣的教育活動倡議,我們都覺得漁民應該要保護,保護他們的權益。我們希望跟蘇澳永續合作,我們合作得非常好,已經辦了兩次研習營,效果都非常好。未來我們在蘇澳這邊會有一個團隊進駐,希望蘇澳這邊也有一些人來參與。

陳明燦(中)講述上過釣魚台以及從事漁業的經驗,右一為熱心協助訪談的宋老師。          攝影/陳崇真

陳明燦:不會麻煩,只是我們討海人比較不會說話啦。之前去釣魚台的經驗,普通是到比較平的那邊,比較陡的就沒上去,主要在沿岸。那時候船可以靠過去,如果天氣不好,可以在那邊躲雨;如果是好天氣,比較可以靠近、上去看一下,就放小竹筏下去,上去走走看看,但不曾過夜,就上去看一看又下來了,船都停著。

詹澈:日本說過,他們曾經在那邊有立一個牌子、石碑,還有以前做什麼柴魚工廠,你們去有看過嗎?

陳明燦:沒有,沒看過,也沒有爬到上面,我只有去過一次而已。主要是去那邊鏢旗魚,因為以前船比較小,所以去都沒幾天,兩天左右馬上就回來。總之,釣魚台它以前是可以上去,後來我再去的時候就不能上去。

漁民在釣魚台海域被驅趕的經驗

陳明燦:我先做遠洋,1980 年左右,討完再來討大型圍網,(當時)釣魚台12海浬已經都不能進去。我有時候是用大型圍網捕魚,它是晚上作業,下完錨就睡了,早上就停泊在那邊睡覺。睡了也不能停在12海浬內,要在12海浬外。白天他們的巡邏機還會出來巡,如果看到你下錨下在12海浬內,他就丟那個碗,裡面寫字條,說不能停在那裡面,你如果進去12海浬裡面他就噴你水。有時候你在作業,他們就用強光一直射你、照你,讓你眼睛看不到,不能作業,很厲害,那個火很亮。

流水、把網放下去,到起網大概要起一個半小時。一個網如果你把它流進去,日本海巡船就靠過來了,靠過來就一直噴你水,用強光一直照你眼睛,讓你看不到來阻止你。如果船在12海浬外,但漁網超過12海浬日本也會知道,作業的時候他們雷達都有在繞,我們自己也知道,離釣魚台幾海浬外就都有了,我們網子流進去也很緊張,因為日本船馬上就來了。

普通時候,現在如果那種載人去釣魚的那種釣魚船(娛樂船),你如果進去裡面,他就把你扣留。如果是我們這種載普通範圍作業的船,他不會扣留你,他會趕你、用水噴你、用燈照你,我們就網子建好趕快開出來,開到12海浬外,他就不會追你。

2012年9月25日,台日艦艇在釣魚台海域發生互相噴水事件。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日本人也不敢在釣魚台海域捕魚

陳明燦:日本捕魚作業也有很多種,有延繩釣、有拖網的,他知道我們這種大型圍網,一組都六隻,六隻在作業。他們日本大型圍網很多,但是他們的大型圍網也不敢靠近釣魚台作業,若進去12海浬以內,巡邏船會來。我們本來這邊大型圍網是日本引進,起先是請日本人,所以那時請日本人來,就很不想去釣魚台抓,很怕到12海浬內,不敢進去,就到外面那邊而已。我們台灣人接過來做,就到那邊去抓,不過現在就是不能到那邊。現在大型圍網沒有了,收起來了,改討這個小鐵殼漁船,做二十多年,但日本派更多艘巡邏船在那邊巡。

陳美霞:我之前以為他不讓我們台灣、不讓蘇澳的漁民過去捕魚,但是願意讓日本的人去那邊抓魚,但是剛剛聽起來是,日本那邊也不讓他們抓魚?

大陸軍艦與日本巡邏船互相較勁

陳明燦:對啊~不行,釣魚台12海浬內,他們日本船也不能進去抓。但是後來,大陸的船也都有在抓,他在外面差不多差1、2海浬這樣,他們日本船在12海浬那邊繞,大陸的軍艦會跟著他們走,進去12海浬也會衝突。不過我沒有看到衝突啦,巡魚的時候是有看到在12海浬這邊,大陸船差不多在13、14海浬,跟著日本巡邏船一直走。我知道的也差不多這樣而已,後來也不能再進去了,不能再靠近釣魚台。

詹澈:大陸海巡船就是會故意進去,他們的衛星也有在照,照的意思就是說,證明這幾年來他們的漁船都常常進去12海浬,「這個主權是我們的啦」他要說這個而已。但這個主權是未定的,他不能定。所以,包括我們現在做這個訪問,有上去過釣魚台,七、八十歲的這些漁民要先趕快做成一個口述歷史的記錄,證明我們以前有去過,這也是我們的,以後這也是證據。

2010年9月日本巡邏船在釣魚台群島附近海域與中國大陸拖網漁船相撞。  圖片來源:AFP

漁業的沒落

陳美霞:我也想要知道的是,你捕魚這麼久,中間還有什麼變化?如今捕魚這一行有沒有什麼困難這類的,想要跟你再多請教。

陳明燦:我們捕魚,一開始很好,後來就都沒落了。像鐵角船、小單拖,本來大陸沿海就能抓。基隆那邊是大單拖,比較大隻,後來做小單拖、鐵殼船,那種是到大陸沿海拖蝦子、抓蝦子,後來沿海巡邏船都出來巡邏,不讓我們靠過去抓。

鍾俞如:請問會長有沒有認識跟你一起到釣魚台的漁民?

陳明燦:沒有啦,現在都不在了。

何老師:因為他那時候是早期,跟父親坐漁船出去,上去那邊玩,七、八十歲以上的漁民才可能有這樣的經驗,這些人會慢慢凋零。平常我們問有誰上去過釣魚台?比如去那邊撿鳥蛋就是幼時的記憶啦,那老一輩的像他們父親應該都已經不在了。

詹澈:就是說光復後到1970年這一段上過釣魚台的特別重要,就是他們特別,日本還沒有去之前,這個上過釣魚台經驗很重要。

陳明燦:漁民很少去那裡啦,不過有去的若有靠近,一般都會上去。那時候船都比較小台,很少到那裡,所以說有的是專門去撿鳥蛋,鳥蛋就很有人去撿,但那是不同島,雖然都屬釣魚台列嶼。

釣魚台海域的漁場以鯖魚為主,最早就是放竹筏下去,用手釣鯖魚,後來用大型圍網,一個網起來好幾百噸、整堆的。

何老師:早期科技沒有那麼好,所以用竹筏,而且鯖魚很多,最後才發展為大型圍網捕撈鯖魚,現在數量也少很多了。

1970年代因為從日本引入台灣的漁法,二十年間讓鯖魚漁獲量提升四十倍,締造南方澳的繁榮年代。2007年以後,這種俗稱三腳虎的扒網船,只要十分之一的人力,捕魚效率更高,逐漸取代老舊的大型圍網船隊。漁撈技術不斷演進,鯖魚卻漸漸陷入生存危機。                                  圖片來源:公視我們的島


►歡迎加入釣魚台教育FB,即時收到最新資訊唷https://goo.gl/3KTCMX

►觀看釣魚台教育Youtube影片:https://goo.gl/2w9FH8

►喜歡我們的資訊,請幫我們分享給朋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