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編輯:鍾俞如


編按:在「2012年漁民保釣行動」中,陳春生(蘇澳區漁會總幹事)不僅是行動組織者,更是促成此次活動的重要推手。在他活靈活現的分享中,可以看見此次行動前遇到的各種難題,包括經費的來源、記者登船的問題。看他如何在與各道交手一來一往中,逐一化解。然而在行動前夕,眼見事情即將圓滿進行,颱風的來襲將阻礙他們的去路,去或不去都考驗著他們……


以下為陳春生之發言整理:

我來自鄉下地方,爸爸與爺爺從事漁業將近百年。我20幾歲開始從事漁業,從基層漁業做起,到漁會代表、全國漁會理事,再轉回漁會理事長,參與漁業共27、8年頭。再來,很感謝林孝信老師。我與他有一面之緣,也有電話聯繫過,他表示對釣魚台事件非常堅持。後來他太太陳美霞也在彭佳嶼與我碰過面,聊了釣魚台事件。其實,一個地方事件,學者、政府、第一線漁民或使用者都非常重要,三方絕對要緊密結合。但是,如何不讓它泛政治化,需要主持者非常智慧地結合。

右一陳春生於「2017年春季認識釣魚台研習營蘇澳場」中,生動描述「2012年保釣行動」過程。               攝影/陳弘煦

讓我細述「2012年保釣行動」,這是一個歷史也是一個過程,也讓我們知道漁民可愛的地方。四、五月時,中國大陸與日本開啟了「釣魚台事件」的爭端,到七月,石原慎太郎說要買下釣魚台。在這之間都聽不見我們政府的聲音。老漁民一直在講,政府也跟漁會在想,不要刺激日本,也不要刺激這個事件。過程中,老漁民甚至有很激昂的行動。後來,政治力介入,民進黨的宜蘭縣長在議會提案,要去「護島」。當時議員林棋山也在會議中講,另有林岳賢提案,國民黨的一些人附議,要縣政府編列五百萬預算,去賦予行動、規劃。後來胎死腹中,議會通過提案,就是沒有這條預算。

主政者順勢把這事推掉後,整個南方澳很沸騰。碰到事都是漁會要處理,過程中,大家都在講怎麼樣,我也很慌恐。那時我人在大陸,事情這麼大從來沒碰過,就延了兩天回來。9月18日回到漁會上班,漁民們包括楊德信理事長、團體理事長、各界領袖總共20幾人,都來到我辦公室,說一定要漁會來扛。

我說:「怎麼扛?」

他說:「一定要去。」

我說:「怎麼去?」

他說:「就這麼去,船已經準備好。」

我說:「名冊給我。」

 

連一艘船都還沒報,整個人員也沒有。在這沒有的情況中要怎麼辦?我想,人生中要有個人撐著腰。有個人叫我過去,說我這次不去一定死,但是去了不一定會死。後來他問我總數量多少。

我說:「他們給我的預算5百萬,花節省點大概3百萬就夠了。」

他問:「可以籌措多少?

我說:「應該吊兒郎當漁會出一點、我個人出一點120萬這樣,大

      概1百多萬。」

他說:「好,2百萬我個人負責。」

 

這人是楊基雄前立委,後來2百萬他負責。

我回來後,很大膽地處理任何事,組織委員會,擔任負責人、發言人。當時媒體很糟糕,每個人都亂惶惶的,包括我們裡面的人、政治人物,都不能亂講話。後來我把所有人找來當委員,並規定要有統一窗口的發言人,把意見整合。在之後的過程中,包括經費5百萬,很多政治力想來收編。甚至邱毅本來要給我們150萬,叫我們上台北立法院,他監政。

他說:「你們要穿西裝、穿好看一點。」

我說:「幹嘛?又不是娶老婆。」

他說:「SNG現場要拍。」

我問:「SNG是什麼?」

他說:「是現場LIVE馬上傳播出去。」

我說:「幹嘛這樣?」

他說:「這樣我才要給你呀。」

我說:「這樣子我不要」

因為我已經有23百萬,我怕你什麼。)

他問:「爲什麼不要?」

我說:「南方澳是民進黨大本營,你邱毅說這經費全部是你

      理,馬上,我們招不到船,也沒有船要出去。」

:「沒關係,我們5萬租不到10萬啊!」

我說:「1百萬也租不到一條船!」

 

出去一趟油錢要十幾萬,但這不只是油錢的問題。一艘船8百多萬、7百多萬、6百多萬、1千萬的都有,是他全部的財產。發生事情,誰有辦法負責一整個家庭?在座的人沒有一個人可以,甚至政治人物、總統也不可能。因為你要照顧一個家庭要有預算、有行為、有那個過程。後來我們不接受就回來了。

2012年9月25日,百餘艘漁船集結預備航向釣島海域示威抗議。                      圖片來源:BBC

後來,林棋山議員介紹認識的一個中時記者林朝鑫,打電話跟我說他們老闆願意借5百萬,要我們馬上上台北,我才知道他們總部在萬華艋舺。我們四個人——林棋山、我、楊德信、總指揮林日成,簽了一個備忘錄。他們規定:第一,跟大陸要同時進去。我說:「不可能,同時兩方的船要到那個地方不可能。」第二,要有水上摩托車登陸,我說:「不可能。」第三,別家記者不能去,只有他們去。我說:「不可能。」然後又說要在哪個時間點去,怎麼樣又怎麼樣的。我說:「不可能,你要就是我們全權處理。」後來他要求10艘船掛他的招牌,出了21位記者,後來記者登記到68位。我想完了,答應記者都可以去,要怎麼去?因為他們不是捕獲漁船的人,不能登船。所以我還要跟政府拚智慧,甚至跑到漁業署找沙志一組長。

蘇澳漁民代表於行前召開記者會高呼口號,強調捍衛傳統漁場的決心,為保釣行動揭開序幕。                                                                                                         圖片來源:中央社

我們召集人、幹部7、8位開始規劃行動,漁會工作人員非常強,包括總幹事,整個動起來,在這五、六天的工作中,決定了錢、什麼都有了。剩下三、四天時間,開始規劃記者坐哪艘船、怎麼登船、怎麼處理。把報導比較糟的記者安排在我、楊德信,或是總指揮那些人船上。連這些都要想的很細微,我頭腦沒那麼好,都是朋友給很大的建議。

 

逐字稿整理:鍾俞如

(未完待續……

 

 


►歡迎加入釣魚台教育FB,即時收到最新資訊唷 https://goo.gl/3KTCMX

►觀看釣魚台教育Youtube影片: https://goo.gl/2w9FH8

►喜歡我們的資訊,請幫我們分享給朋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