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字稿/張育銘     編輯/鍾俞如

【編按:當日本無視台灣設立之執法線驅逐漁民,當蘇澳漁民百年漁場遭日本侵佔,漁民如何面對生存的挑戰?如何克服被動的處境?宜蘭縣漁民權益協會理事長楊德信將分享漁民的力量,如何從日本水產廳的驅離中,大家團結一致,反過來包圍日本公務船,宣示他們的主體,告訴日本:「漁民不是好惹的!」】

以下為楊德信的演講內容:

台百年台民    日本立碑主權不到50

6月初時,我去拜訪一些老漁民。早在民國40年代,南方澳就有一些老漁民到釣魚台海域捕魚,那時都抓鯖魚。並沒有看到日本漁民在釣魚台海域捕魚,當然也沒有巡邏艇,這些證據都可以證明,日本並不認為釣魚台屬於它的領土。

民國56-58年之間,漁民曾在釣魚台上看到中華民國的國旗。至於是政府或民間團體插旗,就無從考究。釣魚台因為沒人管,漁民也經常到島上躲避颱風。但民國59年時,漁民看到日本立碑。而這是1970年,美國把琉球托管權交給日本,同時也把釣魚台主權交給日本,因此日本去立碑。由此可證,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或之後,釣魚台都不屬於日本領土。

早在1950年代南方澳漁民已經在釣魚台海域捕魚,遲至1970年,美國將釣魚台給日本託管,才見釣魚台上有日本的立碑。                                                                                     圖片來源:文建會

我父親比較早過世,但聽我民國初年出生的伯父說,他從日據時期就在彭佳嶼附近捕魚,也曾去過釣魚台附近捕魚。從這些歷史淵源可知,台灣漁民在釣魚台海域附近捕魚的資歷至少已有百年,而這中間幾乎沒有日本漁民到這裡捕魚。

日本獨佔漁場驅趕漁民    無視台灣執法線

再來,我分析一下「200海哩的經濟海域」對台灣漁民影響如何。實行200海哩規範時,日本一定跟進,因為它是聯合國會員國之一。當時受到最大影響的是近海漁民。以釣魚台海域為例,原本與那國島和台灣島的漁民都可在12海哩外捕魚,但從2004年實行經濟海域規範時,日本利用島鏈的關係,不斷驅趕台灣漁民,同時也獨佔最好的漁場,不讓台灣漁民捕魚。

2005年內政部也建立執法線,從2004年到2011年跟日本共有16次的談判,都沒有成功,這中間台灣漁民被日本水產廳、保安廳驅趕的次數不計其數。其實,內政部給海巡署的資源很有限,導致日本在這些海域可以為所欲為。且日本並不承認我們的執法線,即使台灣漁民在執法線內捕魚,日本公務船還是會驅趕我們漁民。不過,一旦有政府的公務船過去支援護漁,日本的公務船就會離開。它們的策略是要保護經濟海域內的魚類資源,因此不斷驅趕台灣漁民,以便讓台灣漁民不想在經濟海域內捕魚。後來漁民也針對經濟海域的部分,進行兩次抗爭。

不畏日本公務船驅離   50艘漁船反包圍   海巡署漁會共同護漁  

2005年6月8日上午7點35分,漁民通報漁業電台,一艘台灣漁船被日本水產廳公務船驅離,附近船隻則被公務船用廣播警告,說這是日本海域,要台灣船隻離開。當時在附近的50艘漁船都非常憤怒,因為重疊海域大家都有權利捕魚,為什麼每次日本公務船都要驅離台灣漁民呢?當時50艘中,有20艘是很好的朋友相互認識,因此有個共識,假如晚上睡醒後,日本水產廳公務船來驅趕的話,就包圍它以示抗議。

因為我們有通報電台,隔天海巡署第一海巡隊召開記者會,說要出去幫忙護漁。當時有漁會代表和記者約20人,搭船前往護漁。根據海巡署當時的資料,他們上午5點30分到達捕漁區,日本派了飛機在空中偵察,而台灣漁船約有40多艘在集結,同時也等待政府的護漁船,看看日本公務船的無理行徑。

2012年「為生存、護漁權」行動中,海巡署出動巡邏艇護漁。                圖片來源:中央社

為等待政府的護漁船,漁船都沒有進行作業。日本當天最少派六七艘公務船巡邏,但看到我們的護漁船,只能在附近亂晃,不敢過來驅離。後來另一次是,共50艘漁船包圍日本公務船,那時日本人才警覺台灣漁民不是好欺負的。原本200海哩的重疊海域,應是雙方都可進行捕魚作業的範圍,日本卻用島鏈的概念切割海域,驅離台灣漁船,這是非常不公平的。

團結一致抗爭   促成「漁民權益協會」   :台灣漁民不是好惹的!

2005年的抗爭行動,成為「漁民權益協會」成立的契機。經過這個事件,漁民意識到必須團結一致。在此之前,台灣政府和日本政府給予護漁的資源差異很大,日本經常派公務船巡邏並驅趕台灣漁船,台灣漁船勢單力薄。成立協會後,宗旨是一旦遇到日本的野蠻行徑,海上的台灣漁船要團結一致對抗。

自2005年的漁船包圍日艇行動後,漁民意識到必須團結一致,成立了「漁民權益協會」,也是日後2012年的保釣行動重要的推力。                                                圖片來源:中央社

協會選出幹部後,2006年又遇到類似情況。當時蘇澳漁會差不多有15艘漁船,在北緯23度38分,東經123度上作業,位於執法線內,是合法的作業海域。但日本水產廳一艘2千噸的公務船仍進入並阻擾台灣漁民,不過他們這次的態度不像以前強硬,只是發宣傳單並廣播,說此處是日本海域,要台灣漁民離開。我說,不必怕他們,因為我們有10幾艘漁船,他不敢動手。

後來,日本公務船在附近徘迴一個多小時並拍照蒐證,看我們不理他就離開了。我們也有通報漁業電台,不過明顯感覺到日本公務船不敢對我們怎樣。雖說遠水救不了近火,日本公務船常常是等到台灣政府的護漁船來,他們就離開。但那次經驗告訴我們,日本欺善怕惡。甚至漁船都講好明天會停止作業,如果日本公務船再來,我們打算去包圍,讓他們知道漁民不是好惹的。

日本欲將釣魚台國有化   「釣籌會」號召80艘漁船   主動出擊前進釣魚台

2012年,日本要將釣魚台國有化,消息一傳出,蘇澳漁民承受很大的壓力。對漁民來講,釣魚台還不是日本的時候,台灣漁民已經被驅離成如此情況,如果釣魚台變成日本的,那麼漁民究竟要去哪裡捕魚呢?當時漁民都有個共識,一定要守護釣魚台的主權,絕不能讓日本把釣魚台國有化。

在漁會幹部、民意代表及漁民眾志成城下,2012年成立「釣魚台籌備委員會」。成員有當時的理事長陳春生、總幹事林月英、蔡源龍,漁會幹部和漁民都踴躍參加。大家推選陳春生為總召集人、林月英為總幹事。創立時,經費非常有限,遭遇許多困難,是陳春生募資才有後來的發展。募資成功後,漁會開始招募船員。組織9月初成立,短短幾天內號召了80幾艘漁船,決定在9月24日出海前進釣魚台。

日本佔釣魚台欲合法化    :姿態太軟反遭欺壓    需各界廣傳消息督促政府

我在此做結,從歷史背景看釣魚台問題,台灣漁民已在釣魚台海域捕魚超過百年,而日本漁民從沒到該海域捕魚。如果沒在該海域捕魚,為什麼說是他們的?他們的軍艦也是從1970年後,才到釣魚台海域巡邏,是因為美國政府托管給他們。漁民普遍認識是,不論二次大戰後或1970年前,釣魚台都不屬於日本。而1970年後,國際政治改變導致漁民處境變得艱難,但漁民幾乎沒辦法改變,只能默默承擔。甚至到2012年,日本要把釣魚台國有化,這代表釣魚台之前並不屬於日本領土,只是透過這個舉動把佔領合法化。

楊德信在「春季認識釣魚台研習營」分享中,呼籲政府應重視海域,姿態若太軟,反而會被其他國家欺壓。                                                                                                           攝影:陳弘煦

最後的展望,從漁民角度來看,台灣和日本或菲律賓的重疊海域爭議,公平的做法應該是,12海哩外雙方漁民可共同開發。但日本在漁業談判時,把最豐饒的漁場劃進他們的範圍,這點實在很過份。在此要呼籲政府,台灣應是「以海立國」的國家,要重視海域的重要性。且我們並非以霸道的思維對待其它國家,只是追求國際間的公平正義,但姿態放太軟的話,反而會被其它國家欺壓。另一個例子是太平島,這也值得我們反省。這些工作也需要學者和教育專家們投入,把釣魚台海域的實際情況傳達給更多人知道,才能督促政府捍衛我們的權益。

 

 

►歡迎加FB,即時收到最新資訊唷 https://goo.gl/3KTCMX

►觀看釣魚台教育Youtube影片: https://goo.gl/2w9FH8

►喜歡我們的資訊請幫我們分享給朋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