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林逝世一周年座談會               2016/12/28新聞稿

台灣知名的保釣人士、民主鬥士林孝信先生於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因肝癌病逝台南,享年七十一歲。前總統馬英九先生則在二○一六年一月十日於林孝信先生的公祭《再‧見 老林》上,頒發對林孝信的褒揚令給其遺孀陳美霞女士。之後於同年三月十二日由親友及工作夥伴舉辦《思‧想 老林──林孝信追思會暨科學民主大眾論壇》。而在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則由釣魚台教育辦公室在世新大學舉辦「老林逝世一周年座談會」:理想還在召喚──《海外保釣與台灣社運的延續與斷裂:台灣民主運動支援會的回顧與展望》。所謂的台灣民主運動支援會(OSDMT; Organization for the Support of Democratic Movement of Taiwan)是指林孝信於1979年在美國芝加哥成立的協會,其主旨是協助台灣的民主化社會運動,活動內容主要是關心台灣社會運動、串聯台灣進步人士、捐款資助台灣運動、定期舉辦夏令營活動、出版民主刊物等等。OSDMT對台灣社運的影響很直接,但卻鮮少在台灣主流媒體和歷史文本中被記載,因此這次的座談會扮演著揭開歷史真相的作用,也引導觀眾們穿越時光隧道,回到那段鮮為人知的歷史。從歷史的延續面來談,我們可以說保釣精神在戒嚴的時代重新開啟了理想主義的召喚,而它也不斷地持續影響台灣社會。但從歷史的斷裂面來看,在經歷冷戰的全球結構下,台灣社會無形中建構了親美反共的意識型態,而在全球新自由主義制度影響下又更強加化了這個意識型態,使得保釣議題在當前幾乎無法勾起年青人的共鳴與關注,甚至還時常遭受唾棄與揶揄。從這個例子似乎顯示出看到保釣運動與台灣社運已存在深刻的斷裂。因此持續地探討這段被遺忘的歷史是非常有意義和價值的。

座談會由晚間六點半開始進行,現場參與人數大約有七十多位從南到北、不遠千里而來參與的朋友們。座談會一開始,由世新大學社發所所長黃德北進行開幕致詞,之後則邀請到清華大學圖書館長林福仁先生以及林孝信的遺孀陳美霞女士,進行台灣民主運動支援會的資料開啟儀式。這批資料是由林孝信先前捐贈給清華大學圖書館,象徵在台灣社會仍處於戒嚴時期,但海外進步力量透過舉辦各式各樣的活動串聯,間接影響並協助台灣民主化的進程。

 

清華大學圖書館館長林福仁與林孝信遺孀陳美霞女士,此為資料開啟儀式

 

緊接著是由清華大學前圖書館長、學務長的謝小岑女士簡報分享,林孝信捐贈保釣及支援會資料緣由及歷程,透過謝小岑的分享,可以瞭解這些資料是如何「嫁」到清華大學圖書館,並且找到了很好的歸宿。

 

OSDMT歷史資料如何從林孝信手上嫁到清華大學圖書館的始末

之後是二個場次的論壇,主題一是:「遙想當年海外保釣青年心繫台灣民主運動」,由吳永毅擔任主持人,與談人分別是李乃平、呂欽文、舒詩偉。他們分別從自己和OSDMT以及林孝信接觸的經驗,緬懷那段逝去但狂熱的青春。主題二是:「反思海外保釣與台灣社運的延續與斷裂」,由董彬彬擔任主持人,與談人分別是莫那能、羅美文、林柏儀、鄭小塔和陳崇真。莫那能和羅美文分別講述海外的支援對於他們後來回台灣從事社運的啟發和影響,而青年朋友們則從第一線運動者的角度,反思什麼是保釣精神和台灣社運的延續與斷裂。之後則由黃德北做主持人開啟了現場精彩的綜合討論,而在座談會的尾聲則由陳美霞女士進行閉幕致詞。其中最感人的一句話節錄如下:「但是以我們今天談的理想事業的推動上,老林不曾離開我們、也不可能離開我們—因為他的理想、理念、精神、理論早已融入在這個集體事業當中,他中有我們、我們中有他。」

老林逝世一周年座談會觀眾參與狀況

OSDMT歷史文件

附件:

海外保釣與台灣社運的延續與斷裂:台灣民主運動支援會的回顧與展望

陳美霞

 

總結綱要:

  1. 老林是我老公、丈夫、愛人。像今天這樣的紀念活動或釣魚台教育許多行動,都再再提醒我面對現實,我的老公、我的丈夫、我的愛人已經一去不復返。
  2. 但是,老林也是我的同志。(“同志”這個詞是取它初始的意涵,就是英文comrade的意義。)同志這個詞的意涵,絕對不僅僅是我跟老林兩個人的集合體,它是無數人為了共同的理想的實踐及實現而連結起來的集合體,過去半個世紀之中,老林跟數不盡的保釣同志們、支援會同志們,從70年代開始就不曾停歇的、為著台灣的民主(我這裡的民主不僅僅是、甚或不是當前我們見識到的、扭曲的選舉民主)、公義、平等、沒有剝削的理想的實踐而共同努力著。70年代初期台灣留學生投入保釣1.0愛鄉保土的保釣運動,之後保釣運動發現國民黨政府不保釣之後,開始對中國近代史、台灣史、資本主義發展史、帝國主義、殖民主義、軍國主義、法西斯等等進行自我啟蒙的運動,運動開始進入保釣2.0的階段,1979年成立的支援會就是保釣2.0的理想推動事業的重要行動—至今還沒有停歇。
  3. 而老林的理念、思想、理論、行動,早已融入到這個保釣1.0、保釣2.0的理想事業當中—與許多海外、台灣社會裡面許許多多為著上述理想而集結起來的同志們的理念、思想、理論、行動共同的融合成一個大集體。老林回歸大自然之後,這個大集體沒有因此停頓下來—也不可能停頓下來(這點老林一定可以用他物理的原理分析這個運動定律的),釣魚台教育工作繼續進行著、甚至更有組織的、更有系統的、更集體化的推動者—投入者包括老林的老戰友、老同志、新同志。就這個層次而言,我想要跟大家說,雖然我的老公、我的丈夫、我的愛人,在某個現實上,已經一去不復返,但是以我們今天談的理想事業的推動上,老林不曾離開我們、也不可能離開我們—因為他的理想、理念、精神、理論早已融入在這個集體事業當中,他中有我們、我們中有他。
  4. 而我們省思台灣社會當前的發展,國府從大陸來台之後所推動的反共教育鋪天蓋地,至今多少舒緩,50年代末期在美國逼誘之下,台灣推行出口導向的經濟政策,更資本主義化,這樣一二十年的發展,在80年代本土資產階級開始壯大,台灣意識形態隨之而起,90年代去中國化的教育及宣傳也鋪天蓋地而起,直到當前不管藍綠政權,親美、親日、親殖、擁資。。。台灣社會的走向似乎與保釣2.0的理想完全背道而馳。這樣的走向,以政治經濟學的分析,絕對是對絕大多數人民—尤其對下層人民—是不利的。
  5. 昨天與前天,我到清大圖書館,閱讀老林捐贈給圖書館的、大量的保釣、支援會、還有其他許多同志們在海外、與台灣社會連結而推動種種反抗威權、保釣1.0、保釣2.0的歷史資料。幾十箱資料,從美國芝加哥我們家,飄洋過海而來台灣,最後到清大圖書館安頓下來,感謝圖書館同仁細心的、耐心的、專業的整理,我真真實實地看到多少同志們在海外、在台灣社會裡面的努力的軌跡,它顯現著海外保釣1.0與保釣2.0的豐富多彩,顯現著海外保釣與台灣社運多少延續、多少斷裂的豐富資料,等待著我們集體在這個多少同志們的所走過軌跡之上,繼續反思、繼續傳承、繼續推動同志們(包括老林!)的理想。
  6. 當年保釣2.0所擔憂的台灣的局勢還在,甚至於今尤烈。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盛行、肆虐,不平等、貧富差距惡化、沒有深度民主、只有選主、親美、親日、親殖民、對軍國主義、法西斯無知無感(這幾天光復高中“納粹便裝秀”)。我們要與老林的精神一起,繼續推動保釣2.0,繼續理想推動的行動—釣魚台教育協會,請大家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