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551%e7%8f%8d%e5%b1%95

台南場影片:
(1)陳福裕:台灣如何面對中美博奕
(2)南海行動守護太平島座談會:
(3)台南場南海座談會問答,政府怎麼看待南海行動?
(4)台灣的僑鄉化問題
(5)俞力工:釣魚台問題的來龍去脈
(6)林賢參:不平靜的東亞

釣魚台教育計畫研習營台南場報導              2016/10/29

世新大學與教育部合辦的釣魚台教育計畫,今年度於十月二十九號(星期六)舉行台南場研習營。雖然地點在天氣炎熱的台南成功大學,但民眾保衛釣魚台的熱情與決心更強烈。此次研習營參與人數共有三十人,參與的老保釣有劉沅、陳美霞、熊建劬、俞力工,其它成員為關心國際局勢的國高中老師、社會人士、釣魚台教育計畫志工以及若干位年輕的大學生。參與的講師分別有俞力工、陳永峰、林賢參、陳福裕以及在南海仲裁案後前往太平島捍衛主權的鄭春忠船長和發言人羅強飛。

上午的講座是釣魚台問題的介紹,分別由留學海外的老保釣俞力工教授講述「釣魚台問題的來龍去脈」以及東海大學日文系副教授陳永峰講授「釣魚台的法律問題」。俞力工認為釣魚台問題必須從歷史事實和國際政治二個方向切入討論,才有辦法得到完整的視野。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有許多事實可以證實釣魚台屬於中國清朝。而從國際政治的角度切入,便可以瞭解為什麼會有釣魚台爭議,其背後的根源在於美國對於二戰後東亞局勢的安排,而釣魚台就變成扶植戰後日本,同時分化中國和日本的絕妙棋步。陳永峰則從國際法的角度切入,點出日本是亞洲唯一擅長使用國際法的國家,同時其對於釣魚台的主權聲張,就是在1895年簽定馬關條約之前利用「無主地先佔」的卑劣行為,同時將釣魚台納入琉球(即今日的沖繩)的範圍內。因此即便在戰後,戰敗的日本原應遵照波茲坦公告將除日本領土(限於本州島、北海道、九州島及四國)之外的佔領領土都歸還給被侵略的國家、或讓其獨立或由聯合國托管。但日本卻運用詭計將琉球和釣魚台給美國托管,並使其擔任美國戰後的軍事基地。而在七○年代發現釣魚台附近海域的豐沛石油,則引發日本覬覦釣魚台,因此與美國協議使美國返還琉球的主權,同時連帶將釣魚台給日本,因此引發七○年代的保釣運動,最終只能使得美國將釣魚台的「剩餘主權」還給日本,但這樣不負責任的作為卻導致東亞的諸多爭端。

午餐時間則播放「向左走向右走」的保釣運動紀錄片,在撥放完畢後,則由劉沅進行珍貴資料展的導覽。

下午的講座是講授國際局勢和南海爭議,分別由台師大東亞學系副教授林賢參和兩岸犇報社長陳福裕為我們講解南海和國際局勢。林賢參教授分別從海域的爭議以及美國圍堵中國的第一和第二島鏈,以便分析台灣和釣魚台的重要性。而隨著中國經濟和綜合國力的堀起,也使得南海主權議題做為美國再平衡亞洲的戰略佈局,因此不管是東海或南海都變得充滿緊張氣氛。陳福裕社長從美國在全球的三次戰略轉型,連帶地影響二戰後東亞局勢的變遷。陳福裕明確地點出在戰後的美元霸權體系基於「大國合作」和「集體安全」的戰略,建構美國的全球金融霸權。藉由這些國際局勢的分析,最終陳福裕問道,究竟台灣應該如何選擇?台灣應該加入美日的帝國主義和軍工體系,還是應該去追求東亞區域經濟一體化的和平發展,相信答案應該很明顯。

最後的重頭戲則由南海行動守護太平島的鄭春忠船長和羅強飛發言人到研習營跟大家分享南海行動,以及跟大家交流漁民如何守護主權,整場活動是由開創釣魚台計畫的林孝信之遺孀陳美霞教授進行主持,現場觀眾提出許多問題與鄭船長和羅發言人進行互動。交流的過程大家都充滿興奮與熱情,由於鄭船長和羅發言人的講述,與會者才更加明白守護主權的辛酸史。最後活動就在大家意猶未盡但限於時間而被迫結束,但大家都知道這些學習都只是認識和解決台灣問題的開始,而不會是結束。

陳美霞老師(釣魚台辦公室決策小組)心得:

釣魚台教育秋季研習營第一場,上個星期六在台南成功大學舉辦。一整天四場演講都很精彩(陳福裕的演講特別精彩深刻),參與的25位學員都十分專注的聆聽,Q&A的時候也有學員問出好問題,最後我們邀請到7月12日海牙仲裁案之後組織船隊去太平島宣誓主權的鄭春忠船長及羅強飛發言人來報告他們的出海行動,這帶給學員們驚喜。之後的綜合討論中,學員們很熱烈的問問題(人數少的好處是我們可以更關注每一位學員的學習)、發表他們一整天學習的感想。這些學員多數是中學老師,也有三位成大學生,一位國防大學的教官,一位已經75歲退休的人。後者說,他是台灣所謂的“外省人”,但是他來台灣之後的一生全部貢獻給台灣,投入十大建設中的三大。他提到台灣自外於中國人是不對的,他說,用閩南語朗誦唐詩特別好聽

(我趕快呼應他:我的老公林孝信小時候,他的母親都教他用閩南語唱唐詩的!)。好幾位參與的年輕人有很清楚的理念、也很積極熱情,我們將在南台灣建立以學員為主體的聯誼會。崇真的大學同學從高雄來參加,跟崇真一樣,是進步青年,他參與社運,很有心,特別深入與有強烈台灣意識形態的團體成員接觸,有很深刻的觀察、很敏銳的分析,他特別感慨他們的封閉性。我們討論的結論是:先從沒有太被台灣意識形態影響到的人(人數還是挺多的!)教育起。一整天研習營,總的感覺是:釣魚台教育在南台灣還是很有發展潛力的!

陳泓里(釣魚台志工; 19歲):

在短短一天的時間,我學習到台灣整個局勢跟台灣與國際的交流以及台灣現在的處境。在我以往的觀念裡認為台灣還是比大陸發展的快,而大陸還是一個較貧窮的國家,但經過這一天的學習讓我認識到不一樣的台灣。在這次的研習營中,不只探討到日本與我們的關係,與日本與美國的關係,也了解到太平島與沖之鳥礁的問題,在這次太平島護主的鄭春忠船長說到,台灣的漁業為什麼就算冒著被抓的風險還是要到遠洋捕魚,就是因為近海的問題太多,如果連太平島都沒了的話那漁業會很辛苦,最後,在演講的時候,常常聽到講師說台灣現在是非常危險的,但是我們並沒有意識,希望這樣的活動能繼續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