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俊宏觀點:回歸歷史原點,找到歷史真相

原文出處
http://www.storm.mg/article/168241

對於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轉型正義,過去國民兩黨執政時期,雖都有心要處理,只不過礙於政治現實,並沒有徹底把它處理好。這次民進黨挾著完全執政的優勢,推出「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看來有意做好這項工作,本人身為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對民進黨的誠意,寄予高度的期待,不過同時也擔心,以當前台灣民粹政治高漲的氣氛下,這項工作會不會為德不卒,做成半調子。

白色恐怖的三個時期

台灣長達三十幾年的白色恐怖,若從國民黨的殘忍鎮壓來觀察,則畫面顯得悲淒、蒼涼、苦難。這是目前台灣流行的理解方式。

但若從反抗國民黨暴政的英勇事蹟來觀察,則又叫人振奮、動容、敬佩、惋惜。從這個角度並根據這段期間所發生的政治案件來觀察,白色恐怖可分成三個時期:

第一期:台灣的社會主義革命時期。

時間約1946-1954。這時期反抗主流是社會主義革命運動。伴隨著中國革命的勝利,台灣從日據時期發展起來的社會主義革命運動達到高潮。無數知識菁英及工農群眾,基於對社會主義的信仰或認同,無怨無悔地投入推翻國民黨專制政權的運動。

這時期,以約二千人被處決,一萬人被關押的慘痛代價,結束這場革命運動。

第二期:台獨運動時期

時間約1955~1967。由於第一期的社會主義菁英被肅清殆盡,左翼失去傳承。接續的反抗運動,由本土的地主階級及地方仕紳領導,此兩部分人士,屬台灣的既得利益階級,既反國民黨又反共,因而運動性質自然走向台灣獨立。

第三期:民主運動時期。

從1968年後,台灣戰後成長起來的新一代知識分子,紛紛投入反國民黨的政治運動,這其中除持續發展中的台獨運動外,新一代的本土自發性的左翼運動再度興起。左右統獨兩股主流力量,蓬勃地合擊著國 民黨的專制政權。

以上三個時期的反抗運動,各發生在不同的社會背景下,參與的人也各懷抱著不同的政治理念與政治立場。

第一期的參與者,大都秉持對社會主義的信仰或認同,加入或認同中國共產黨,它們的政治立場是反封建反帝國主義、反美反日、「親共親中」,主張台灣回歸祖國。第二期則是親美親日、「反共反中」,主張台灣獨立。第三期則依左右統獨立場的不同,並存著前兩期的兩種政治主張。

以上可以看出整個台灣的白色恐怖時期,涵蓋兩種截然不同的相互對立的政治主張。而今日推動白色恐怖的轉型正義,最令人擔心的在於,秉持「反共反中」的民進黨能否客觀地面對50年代社會主義革命時期,那段許許多多台灣人參與的「親共親中」的歷史,並給予當時犧牲的革命烈士以及被關押的受難者應有的歷史評價。

醫人治事的先覺者-白色恐怖時期醫生群像特展開幕
醫人治事的先覺者,圖為白色恐怖時期醫生群像特展開幕。(曾原信攝)

回歸歷史原點,找到歷史真相

根據這些年來綠營人士對於這段歷史的記述,不是刻意扭曲,就是有意掩埋,譬如:

1. 陳水扁執政時期的文建會,對綠島監獄的介紹是,這裡關了二二八和美麗島事件人士,而事實上,二二八時綠島還沒設政治監獄,美麗島事件人士除施明德外,都沒在這裡關過,這裡關的絕大都數是50年代社會主義革命時期的政治犯,但當時的文建會卻絕口不提。

2.  中共黨員黃榮燦,外省人,二二八時作了一幅版畫《恐怖的檢查》,描繪二二八時的恐怖。就因此他特別受到綠營人士的青睞,還特地到他在六張犁亂葬崗的墳前獻花致祭,但綠營人士就是不提他的中共黨員背景。

著名畫家黃容燦,只因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信手捻來一幅木刻版畫《恐怖的檢查:台灣二.二八》,色恐怖期間,被以「從事反動宣傳」,慘遭槍決。(取自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著名畫家黃容燦,只因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信手捻來一幅木刻版畫《恐怖的檢查:台灣二.二八》,色恐怖期間,被以「從事反動宣傳」,慘遭槍決。(取自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3. 陳篡地,台灣彰化人,也是中共黨員,二二八時為張志忠領導下的「台灣民主聯軍」的總指揮,綠營人士對他的記述,也只談他參與二二八的事蹟,避談其中共黨員背景。

4. 張志忠,嘉義新港人,為中共台灣工作委員會領導人之一,二二八時領導嘉義、雲林地區反抗人士,組成「嘉南縱隊」與國民黨軍轉戰。但現在的嘉義二二八紀念碑文居然不提他的名字。

5.  北京西山無名英雄館,豎立著吳石、聶曦、朱楓、陳寶倉的雕像,這四名是50年代中共派台犧牲的地下工作人員。去年台灣文化部人權博物館,擬在景美園區立碑,寫上所有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名單,以茲紀念那些為台灣民主犧牲奉獻的人。但居然有位綠營的學者反對將以上四人寫上,理由是這四人是中共的人,而我們台灣是反共的。

無名英雄紀念碑以及四座雕像,雕像自左至右依次為陳寶倉、朱楓、吳石、聶曦。(維基百科)
無名英雄紀念碑以及四座雕像,雕像自左至右依次為陳寶倉、朱楓、吳石、聶曦。(維基百科)

以上種種….,使得整個台灣白色恐怖的歷史,似乎就只聽到二二八、美麗島事件,鄭南榕、陳文成….等事蹟,看不到綠營人士給予50年代社會主義革命者如張志忠、郭秀琮、鍾浩東、簡吉、簡國賢…..等客觀的論述。而這些人,無論是本省人或外省人,他們的人格、氣節、情操,他們為台灣民主運動的犧牲奉獻,絕不亞於前述這些人的。

要推動轉型正義,就必須放下當前的政治意識,回歸歷史原點,才能找到歷史真相,也才能真正做好白色恐怖轉型正義。

*作者為白色恐怖時期政治犯,1948年出生於雲林,畢業於國立成功大學交通管理系,1972年因「成大共產黨案」入獄,判處有期徒刑15年,減刑後於1982年出獄。本文原刊《新國際》,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