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斌/南海仲裁將成「歷史腳註」

七月十一日,海牙國際法庭(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對菲律賓三年前提告中國南海侵權案判決出爐。北京大敗。

原先就說不接受裁決的北京,態度更堅決。

代表菲律賓的律師Paul Reichler警告:北京國際形象將受損,美國及盟友將施壓,使北京遲早就範。

然而,華府「戰略國際研究中心」學者Gregory Poling說:仲裁結果「頂多是個歷史的腳註」。華府「新美國安全中心」學者Mira Rapp-Hooper也說:之後中國在南海如仍強硬,仲裁將淪為「皮洛士的勝利」(Pyrrhic victory)。

公元前二八○年,小國皮洛士打敗羅馬軍隊,但羅馬國力無損,而自己損失慘重。

Mira Rapp-Hooper原來預期,至少太平島不會判決為礁石,如此讓北京尚保顏面。因為北京號稱台灣是它的,若台灣控制的太平島有島的資格,北京可稱擁有自太平島向外延伸兩百海里的經濟水域,涵蓋南沙群島中北京控制的所有島礁。但判決結果太不留給北京餘地,她擔心北京一怒之下,退出一九八二年簽署的「聯合國海洋公約」,那對於全世界已建立的海洋秩序將是重大損失。

為何南海仲裁將成為「歷史腳註」?因素有六。

●菲律賓掉頭轉向:六月底就職的菲總統杜特蒂不只向北京示好,同時與華府交惡,使前總統對中國的提告的意義泰半消失。

●美國自損立場:美國處處聲稱維護海洋國際法,但是自己至今尚未簽署八二年的「聯合國海洋公約」。英國外交部智庫Chatham House學者Bill Hayton說美國政治道德上「有問題」。何況,一九八六年,美國被同一國際法庭判輸給尼加拉瓜,且須賠款。華府完全不理,如今卻要求北京遵行南海仲裁!

●大國已開先例:哈佛大學國際關係大師Graham Allison說:除中國外,大國都有漠視國際法庭仲裁的先例,今日北京不過在後尾隨而已。一五年,日本不理有關它南極捕鯨輸給澳洲的判決。同年,英國不理因印度洋捕魚輸給模里西斯的判決。一三年,俄羅斯不理因扣留環保船Greenpeace輸給荷蘭的判決。一九七四年,法國不理因太平洋島礁上核子試爆輸給紐西蘭的判決。聯合國安理會其他四位永久會員國加上日本其實都已幹過此事,北京還只是新生。

●日本低調謀和:由於日本支持南海仲裁,中國不滿。八月初連續三日,在釣魚島周圍,中國破紀錄的集結三百艘漁船、十五艘海警船,六十六艘漁船闖入釣魚島十二海里作業。但日本反應低調,只不斷由外務省向中國駐日大使館抗議。之前,日方對中方在釣魚台的動作絕不示弱。例如在其附近,因應中方戰機逼近而升空的日方戰機架次一六年第二季度,比一五年同一季度增加八十架次,達兩百架次。

●國際冷向美日:仲裁案後舉行兩次東南亞國際會議,對中國南海行為,大會皆未提及。與中國南海有爭議的越南也未置一詞。

●美國姿態軟化:七月中旬後,華府派遣文武高官訪北京,海軍司令John Richardson上將和國安會首腦Susan Rice都強調克制和合作。九月在杭州的G20會議上,歐巴馬總統不再提人權議題。

南海仲裁的大戲已寂然落幕。

(作者為前華府喬治大學外交學院講座教授,曾任國防部副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