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立本‧從保衛釣島到保衛太平島

很多人還是不相信,林孝信已經離開我們。這位被視為“苦行僧”的“老林”,永遠那麽精力充沛,永遠那麽多新的計畫要推動。他是70年代美國華人學生保釣運動的先鋒,開創了一代留學生對國家命運的思考突破,改變了臺灣發展的軌跡。

他在去年12月20日溘然去世,享年71歲,留下了“保釣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的浩歎。但他的精神卻在臺灣不同的角落播下了種子。保釣不僅是一個民族主義的追求,也是對國際秩序正義的反思,對社會改革的參與。他在臺灣的基層推動社區大學,提倡“解放知識,改造社會”,讓知識不再被階級捆綁,讓社會的發展不再被少數人壟斷。

儘管老林飄逝,但他的“保釣精神”卻在臺灣發芽,茁壯成長。面對最近的南海風雲,立刻刺激了保釣力量再起,因為他們發現,中華民國的固有疆土太平島被海牙的國際法院“指島為礁”,立刻導致主權受損,使得200海裡的經濟水域縮為只有12海裡,而執政當局形格勢禁,在美日的壓力下,不敢高調抗爭。

因而抗爭的承擔,由林孝信的遺孀陳美霞教授扛起。這位臺灣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的教授,發現這些強國的邏輯,就是帝國主義的延伸,只是今天往往用上國際法與文明的外衣,來掩飾現實利益的掠奪。

在全球化的時代,左翼的“帝國主義”理論其實並沒有過時,陳美霞與她的保釣戰友們,都深深體會在國際政治中,最後的仲裁還是現實的力量。只是過去的帝國主義是以“船堅炮利”的方式體現,而今天則是以不同的“文明的方式”來展現。

這是一種全新的“用文明來說服你”,包括義正詞嚴的國際法院的判決,讓你覺得這是一種國際的“法治”,同時發動國際輿論的機器,形成一場全球文宣的大合唱,奪取道德的制高點。

但陳美霞畢竟是林孝信的親密戰友,她的歷史識見丶社會科學訓練與社會運動的經驗,撕開文明的遮羞布,發現太平島的主權問題,其實與釣島一樣,都是強權政治的邏輯,而臺灣則是美國的棋子,要面對棋子被犧牲掉的宿命。

但陳美霞和臺灣的老保釣就是不信邪,要打破臺灣從釣島到太平島被美國犧牲的宿命,要凝聚民意,發動民間的抗爭,搶回被偷走的主權,也搶回被偷走的歷史詮釋的權力。

這也是林孝信的思想遺產,他追求社會的正義,強調“知識不是少數菁英用來鞏固自己名利的工具”。

他在臺灣爭取社會變革與民主化,在國際社會上也爭取平等,反對大國的巧取豪奪。

這次臺灣保衛太平島運動的春雷,驚破了美國予取予攜的春夢。這不是臺灣官方主導的運動,而是民間草根自發的力量,挑戰在遙遠的密室所決定的遊戲規則。林孝信在臺灣所播下的保釣種子與通識教育的能量,衝破了國際霸權的密謀。保釣的昨日之怒,成為保衛太平島的最新動力。

文章來源:

星洲日報/亞洲筆記‧作者:邱立本‧《亞洲週刊》總編輯·2016.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