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保沙運動

1974年臺灣留美學生“保沙運動”述論

2016-05-29王玉國古籍

近年來,越南、菲律賓等國宣稱對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擁有主權,並派船隻登陸,侵佔中國領土。對此,中國外交部多次發表聲明,強烈抗議其非法行徑,民間聲討之聲也日益高漲。其實早在20世紀70年代,越南、菲律賓等就曾侵佔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1974年,海外的中國留學生,主要是臺灣留學生在北美掀起了保衛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運動(簡稱“保沙運動”①)。但學界對於“保沙運動”研究較少,相關資料也散落在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臺灣新竹“清華大學”圖書館以及臺灣“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等。本文利用上述機構檔案資料,回顧這段歷史,並與保釣運動比較,希望以史為鑒,能對今天保衛南海諸島有所裨益。

 

一、20世紀70年代的南海衝突

 

西沙群島位於中國南海的西北部,是中國南海四大群島之一,由永樂群島和宣德群島組成,共有22個島嶼,7個沙洲,另有10多個暗礁暗灘。南沙群島位於中國南疆的最南端,是南海諸島中島礁最多、散佈範圍最廣的群島,主要島嶼有太平島、中業島、南威島、彈丸礁、鄭和群礁、萬安灘等,曾母暗沙是中國領土最南點。

 

早在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分全國為42郡,其中南海郡管轄包括西沙群島在內的整個南海諸島。唐朝,西沙、南沙、中沙群島歸海南島的振州管轄。北宋,水師出巡至“九乳螺州”(即今西沙群島)。元世祖忽必烈還親派著名天文學家郭守敬到西沙群島進行天文測量。明清時期,中國許多圖、籍、方志對南海諸島的記載已經不勝枚舉。清政府在全國地圖測量的基礎上,編繪了多種地圖。1716年的《大清中外天下全圖》、1724年的《清直省分圖》、1767年的《大清萬年一統天下全圖》、1800年的《清繪府州縣廳總圖》和1818年的《大清一統天下全圖》等官方輿圖中,都在海南島的東南方繪有南海諸島,並列入中國疆域版圖。1932年和1935年,中國參謀本部、內政部、外交部、海軍部、教育部和蒙藏委員會共同組成“水陸地圖審查委員會”,專門審定了中國南海各島嶼名稱共132個,分屬西沙、中沙、東沙和南沙群島管轄。1939年,日本侵佔了南海諸島。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根據《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精神,1946年12月,中國軍艦前往西沙群島、南沙群島,先後收復永興島和太平島,分別豎立起“海軍收復西沙群島紀念碑”和“南沙群島太平島”碑石。1947年,中國內政部重新命名包括南沙群島在內的南海諸島159個島礁和沙灘名稱,並公佈“11段海洋斷續國界線”。大量翔實的史實證明,南海諸島是中國人民最早發現和開發經營的,中國政府早已對其行使管轄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南海四大群島先後被劃歸廣東省和海南省管轄。1952年,中國海軍成立南海艦隊,負責中國南海防務。1959年,海軍正式進駐西沙永興島,成立“廣東省海南行政區西沙、南沙、中沙群島辦事處”,直接對西、南、中沙群島及其海域進行管理。但20世紀50年代中期,菲律賓、越南等國趁海峽兩岸內戰之機,開始採取種種方式,窺視中國的南沙群島,甚至提出無理的主權要求。70年代後,南越西貢當局,趁北越與美國交火、大陸進行“文革”之機,加緊侵佔中國南沙、西沙群島附屬島嶼。1973年8月,南越當局非法侵佔了中國南沙、西沙群島中的6個島嶼,並叫囂對這些島嶼享有主權。9月,西貢當局悍然將中國南沙群島中的南威、太平等十多個島嶼劃入版圖。11月,南越軍隊在西沙海域撞毀中國漁船,並非法扣押中國漁民。

 

針對南越政權的侵略行徑,1974年1月1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表聲明,“南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和東沙群島,都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這些島嶼具有無可爭辯的主權。這些島嶼附近海域的資源也屬於中國所有。西貢當局把南沙群島中的南威、太平等島嶼劃入南越的決定是非法的、無效的。中國政府決不容許西貢當局對中國領土主權的任何侵犯”。②15-18日,南越西貢當局入侵中國西沙群島中的甘泉島、金銀島,衝撞並騷擾中國漁輪。中央軍委命令南海艦隊開赴西沙,在永樂群島海域執行巡邏任務;同時,海南軍區派出民兵,隨南海艦隊艦艇進駐永樂群島的晉卿、琛航、廣金三島。19日上午,西貢軍隊派遣軍艦和飛機向琛航島發動武裝進攻,打死打傷中國漁民、民兵多人。中國艦艇奮起自衛還擊,重創南越軍艦。與此同時,中國軍隊和民兵向珊瑚、甘泉、金銀三島發起登陸作戰,次日順利收復三島。西沙自衛反擊戰勝利結束,西沙群島全部回到中國的懷抱。20日,中國外交部再次發表聲明,“中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我們從來不去侵佔別人的領土,也決不容許別人侵佔我國的領土。為了維護我國的領土完整和主權,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有權採取一切必要的自衛行動”,並警告西貢當局“必須立即停止對我國的一切軍事挑釁,停止對我國領土的非法侵佔活動,否則它必須承擔由此引起的全部後果”。③

 

但1974年2月1日,南越西貢當局再次出動軍艦,侵佔南沙群島所屬南子等島嶼,在島上建立防禦工事。4日,中國外交部再次發表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決不容許西貢當局以任何藉口侵犯中國的領土主權。中國政府的這一立場是堅定不移的。”④3月30日,在聯合國亞洲及遠東經濟委員會第三十屆會議上,會議文件將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列為南越西貢當局的近海島嶼區,中國代表季雲龍重申中國對西沙群島南沙群島擁有主權,並要求“秘書處採取措施,糾正錯誤”。⑤4月2日,中國代表黃明達再次發言重申,“中國沿海海域及中國所屬島嶼附近海域的海底資源所有權完全屬於中國”。⑥由上可見,中國對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立場是非常堅定的,態度也是非常明確的。

 

針對南越西貢政權的武裝侵佔,臺灣方面也堅決維護中國領土主權,臺灣“外交部”多次發表書面及口頭抗議。中國大陸進行西沙自衛反擊戰時,臺灣“外交部”於1974年1月18日再次發表聲明:“中華民國”是南沙、西沙等群島的唯一享有合法主權的“國家”,其主權不容置疑。⑦隨後,臺灣《中央日報》連續報導了“中共與越軍西沙群島發生海陸戰鬥”的戰況。2月1日,西貢當局派遣軍隊佔領南沙群島的5個島嶼,扯下島嶼上的兩面“中華民國國旗”,當時臺灣當局2艘驅逐艦在數百碼外觀望,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臺灣當局一個星期後才發表聲明,重提南沙的主權。⑧可見,臺灣當局雖然也主張對南海諸島擁有主權,但相對中國大陸而言,則表現軟弱。

 

二、1974年海外留學生“保沙運動”

 

越南、菲律賓侵佔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消息傳到北美,引起海外留學生的關注。在海外保釣運動時期創辦的《釣魚臺快訊》又一次走在時代的前列,1974年2月1日出版的《釣魚臺快訊》,刊登了《南海諸島的歷史回顧》和《中國南海諸島文物》,回顧南海諸島屬於中國的歷史與證明。⑨隨後,在美國各地區的社團組織也紛紛在各自的刊物中,刊登或轉載南海諸島的歷史,證明南海諸島為中國的固有領土。康奈爾大學中國同學會主編了《南海諸島問題特刊》,刊載了西沙、南沙事件的經過、地理及人文資料、歷史證據、外人侵略南海諸島史實、世界輿論等。(10)斯坦福大學的留學生編印了《西南沙事件特刊》,介紹了西沙、南沙群島的地理概況和歷史背景、事件經過、各界評論、留學生的行動與呼籲等。(11)洛杉磯的《南海衝突專輯》,介紹了歷史證據、衝突經過、最近新聞、條約聲明、臺灣非官方言論、外電報導等,並附有南海地圖。(12)奧克蘭大學中國問題研究會編《南海諸島事件剪輯》,刊載了西沙南沙群島風雲記、最近新聞、官方言論等。(13)

 

《釣魚臺快訊》在整理南沙西沙地理和歷史的同時,還及時報導最新動態,發表對南海諸島的看法。從1974年2月1日到3月8日,連續三期的《釣魚臺快訊》,先後報導《西沙事件》(14)、《西沙挑釁未遂,又謀南沙》(15)、《南沙西沙事件新聞報導》(16)、《臺灣、南越政府對西沙南沙之聲明》(17)等,讓海外留學生及時瞭解南海諸島的最新進展。在《釣魚臺快訊》等刊物上,留學生紛紛撰文發表看法,《我們不能再沉默了!》(18)、《臺北當局何以這樣軟弱》(19)、《看南中國海島嶼爭奪戰》(20)、《臺灣同鄉與大陸臺胞會談記》(21)、《斥西貢政權的所謂“Fact Sheet”》(22),聲討菲律賓和越南西貢政權,呼籲華人捍衛南海諸島主權與領土完整。1974年2月,紐約保衛釣魚臺行動委員會發表聲明:保衛釣魚臺,保衛南海諸島是每一個中國人的神聖責任。……保衛釣魚臺,保衛南沙群島和國家的統一是分不開的。(23)海外留學生在刊物上介紹南海諸島的地理、歷史、最新動態,並發表政論,號召華人保衛南海諸島,讓更多的華人瞭解南海諸島的歷史與現狀。

 

1974年3月2日下午,芝加哥大學中國同學會在紐約華埠“拉特傑斯社區中心”舉行“南海諸島主權問題報告會”。唐德剛教授、伍承祖教授和程陶教授分別以“從歷史觀點談南海諸島的主權問題”、“南海諸島的地理條件”和“在領土獲取法中的主權歸屬問題”為題發表演講,各自從不同的角度說明了南海諸島為中國的神聖領土。(24)約250人參加了此次報告會,整個報告會持續近4小時。演講結束後,與會聽眾進行了自由討論。最後曹耀琛教授總結,呼籲大家團結起來,爭取權益,與祖國人民聲息相通。(25)會議一再強調三種基本精神:共同對外、民族情感、教育華僑。會議雖然是左、中、右三派都參與,但以左、中人士推動,右派僅以個人名義參加。與會聽眾,仍以留學生為主,華僑屈指可數,不超過20位。留學生中,大半以上又都是保釣急先鋒,好多都是當年的風雲人物。(26)臺灣駐美官員梅可望、沈劍虹向臺灣“外交部”報告,稱此次會議“80%以上為原保釣會左派分子”。(27)臺灣駐芝加哥“總領事館”更認為,此次行動“意在掀起第二個釣魚臺運動”。(28)顯然,臺灣當局也非常關注學生活動。

 

1974年3月16日,芝加哥大學中國同學會舉行大會,有70多人參加,當場選舉10人委員會,負責下列事項:(1)向有關政府或官員發出公開信;(2)向海內外中英文報刊及中國同學會發出呼籲,要求一致行動;(3)密切注意南沙局勢發展,並追蹤各項信件的回音反應,隨時向同學報告。(29)會後,芝加哥大學中國同學會向世界各地的學生團體、政府機構及刊物出版社寄出數百份“西、南沙事件”的資料。美國及中國香港的許多雜誌很快將公開信刊登出來,各地學生組織來信表示支援,美洲各地的中國留學生還舉行座談會、印發相關雜誌。1974年3月16日,密歇根州立大學“國事簡訊社”針對西貢及馬尼拉當局對中國南沙、西沙群島的侵略行為主辦了討論會,60餘人與會,3位同學在大會上分析報告了西、南沙的歷史、地理及最近發生的事件,被侵略的經過及可能的動機,以及超級大國可能在幕後操縱的程度。(30)此外,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中國同學會、堪薩斯大學中國同學會、麥迪臣的威斯康辛大學中國同學會、西北大學中國同學會、芝加哥的羅斯福大學中國同學會、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中國同學會等也舉行“西、南沙事件”的座談會或討論會,發表公開聲明,抗議侵略行徑。麥迪臣的威斯康辛大學中國同學會發行了《西、南沙事件剪報》,聖路易的華盛頓大學中國同學會發行了四月份的《同學通訊》,明尼蘇達大學複印了《西南沙事件快報》,加拿大雷城莎省大學的《莽原月刊》印行了《西、南沙事件資料選輯》,都詳細介紹和評論西沙、南沙事件,中國聲明及報章評論,各國的反映,並表達了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呼聲。(31)

 

根據芝加哥大學中國同學會的精神,芝加哥大學中國同學會發表致臺灣當局的公開信。4月5日,內布拉斯加大學中國學生會再次向臺灣當局發出公開信,但臺灣當局未有任何反應,而西貢政權又在南沙加強軍事設施。5月3日,芝加哥大學中國同學會召開“西南沙事件討論會”,到會者70餘人,包括來自密歇根、威斯康辛各州學生10余人。會議通過決議:組織保衛南沙群島工作委員會、起草公開信、舉行遊行示威,(32)最終成立美國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該委員會的發展是逐步擴大的,從最初的10人工作小組,發展成17人聯絡各學校的團體,最終發展成28人的委員會。在該委員會成立之前,各種保沙活動由各學校的中國同學會分頭組織,而這些中國同學會在保釣運動中都積極參與,屬於愛國學生團體。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成立的目的是“廣泛宣傳西南沙事件真相,讓每一個國胞認識到西南沙事件的嚴重性,及它對中國將來國勢的影響”(33)“維護八億國人的尊嚴與正氣”,要求臺灣當局行動起來,抵禦外侮,所以“保沙會同學的目的是純正的,行為是光明的”。(34)從目前資料尚不能查到“保沙委員會”10人、17人或28人的名單,但從臺灣駐美官員上報臺灣當局的名單中可以看到一些線索。“保沙委員會”主要者有:楊璐明(女,中間偏左)、李雪馨(女,極左)、王安荻(男,中國同學會會長,中立派,言論尚中肯)、湯建國(男,極左)、吳紹基(男,極左,言論激進)、李志達(男,左派)、王伯偉(男,左派)。(35)由上可見,臺灣當局將“保沙委員會”的主要成員歸為左派或中立派,這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該委員會的主要成員並非親國民黨或臺灣當局的。因此,“保沙委員會”是以維護國家領土和主權為目的,屬於愛國的學生團體。

 

1974年5月18日,美國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在芝加哥舉行和平示威遊行,其宗旨為“保衛中國南沙群島的領土和主權”,(36)參加示威的有留學生、教授、華僑和菲律賓及美國友好人士等200多人。(37)示威前,留學生先宣讀各地發來的電報,演講西沙、南沙群島與中國的歷史淵源、能源與國際關係,然後遊行隊伍前往臺灣當局駐芝加哥“總領事館”。臺灣當局“總領事”歐陽璜會見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代表,針對代表的問題,歐陽璜採取回避措施,不正面回答。(38)隨後,學生代表在“總領事館”前發表演講,“我們海外的中國華僑和留學生,負起了伸張國際正義,保衛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的任務。我們強烈譴責西貢政府對我國的侵略行為,我們要昭告全世界,南沙群島是中國的。我們號召所有的中國人,團結起來,把南越侵略者驅逐出去”,“我們的國家今天處於分裂的狀態,在對內的許多政策上,雙方採取的是勢不兩立的態度……可是領土主權的問題,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這是一個中國和外國之間的問題,要比內政問題複雜,長遠很多……中國今天的分裂已經是很痛苦的了,我們千萬不能讓外國利用我們的痛苦,搶奪我們的領土,侵佔我們的主權……請求國民政府在面臨外國侵略者的野心的時候,能以保衛疆土為重,槍口對外,不要因為內爭,而喪失國土”。因此,留學生代表要求臺灣當局公佈事實真相,採取相應的“外交”軍事行動。(39)隨後,遊行隊伍又前往菲律賓領事館遞交抗議書副本,並發表演講強烈譴責菲律賓政府侵佔南沙群島。(40)

 

遊行當天,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發表了《致國民政府公開信》,主張:“1.通牒南越及菲律賓立即撤出南沙群島一切侵略人員和設施,否則斷絕友好關係,並採取有效軍事行動,一切後果由對方負責。2.立即停止對南越軍事、經濟援助。3.立即發出官方聲明,澄清任何由中、菲、越共同享有南沙主權的傳聞。4.要求政府澄清傳聞,並對入侵我國領土南沙任何島嶼的外國勢力,皆予以迎頭痛擊。”(41)此外,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還發表《捍衛中國南沙群島宣言》,主張:“1.促請國民政府驅逐所有入侵我國疆土的外國強盜。2.抗議西貢、菲律賓的無恥侵略和歪曲宣傳。3.明白昭告全世界人們西貢、菲律賓侵奪南沙真相。4.促請維護真理正義的新聞界和友邦人士共同起來制裁西貢、菲律賓的無恥侵略行徑。”(42)

 

此次遊行示威,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精心組織,制訂了遊行手冊,包括了遊行目標、遊行口號及標語、遊行誓詞以及宣言等內容。遊行目標:1.抗議西貢政權;2.抗議菲律賓政府;3.力促國民政府立即採取行動,趕走西貢和菲律賓侵略者;4.糾正美國新聞界對西南沙事件偏袒西貢的報導。中文口號、標語:1.中國人民團結起來! 2.保衛南沙、保衛領土! 3.打倒西貢侵略者! 4.打倒菲律賓侵略者!5.粉碎國際陰謀! 6.國民政府行動起來! 7.請國民政府表明立場! 8.西貢滾出去!(43)遊行誓詞:“中華民族屹立生存五千餘年,在五千年中,曾經無數次面臨異族的挑戰與侵略。但是每當國家主權遭受侵奪,每當國家領土遭受侵佔之時,我全國上下,基於民族意識與愛國精神的發揚,無不激發熱血澎湃,慷慨激昂,一致對外的民族大義;無不浴血奮戰,有我無敵的果敢行動,痛擊入侵的異族,粉碎一切的侵略,表現出中華民族不容輕侮,至大至剛的國格。”宣言:“1.促請國民政府驅逐所有入侵我國疆土的外國強盜。2.抗議西貢、菲律賓的無恥侵略和歪曲宣傳。3.明白昭告全世界人們西貢、菲律賓侵奪南沙真相。4.促請維護真理正義的新聞界和友邦人士共同起來制裁西貢、菲律賓的無恥侵略行徑。”(44)在遊行示威前後,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收洛杉磯西沙南沙委員會、紐約愛國學生和僑胞、哈佛大學亞洲電影協會、堪薩斯大學中國留學生、華盛頓的華人的電報、電話以及來信等,他們對示威活動給予支持及鼓勵,匹茨堡的留學生還募集資金給予經濟支援。(45)

 

遊行的當天,國民黨海外黨部暗中指揮,讓美中區“反共愛國聯盟”、羅斯福大學中國同學會和留學生評論社三個團體組織南沙座談會,分散遊行力量。三天后的《中央日報》(海外版)登載了座談會的消息,稱“留美中西部愛國青年,支持政府防衛南沙”,但對同一天、同一地點舉行的示威遊行活動隻字未提。直到7月24日,臺灣駐美國代表沈劍虹致函威斯康辛大學中國同學會,“外電所傳中、菲、越三國共用南沙主權之說,全屬猜測之詞,決非事實!請各位同學放心”,(46)才對留學生的愛國行動給予充分肯定。

 

通過上述內容,我們不難發現:此次遊行示威是以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為基礎的自覺行動,其目的是維護南海的領土主權;雖然存在不同意識形態、不同政治主張的紛爭,但各派力量還是團結在維護國家主權和民族利益的旗幟下,通過不同的形式參與“保沙運動”;在留學生的“保沙運動”推動下,迫使臺灣當局不得不發表看法,肯定學生的愛國運動。

 

冷戰時期,美國及蘇聯分別代表西方及東方集團的兩大勢力,在東南亞部署兵力對峙。西沙、南沙群島主權之爭在冷戰後形成白熱化還有一個原因,20世紀60年代末期南中國海發現豐富石油礦藏,因此成為各國爭奪的目標。美軍撤出南越後,美國政府對西、南沙群島爭端採取“坐山觀虎鬥”的旁觀政策,認為應由領土主權要求者間自行解決。“美國為了本身的利益,儘管南越是美國的盟國,美國在西沙之戰中,以及在西、南沙的爭端中,美國始終扮演旁觀者的角色。”(47)而臺灣當局基於與南越及菲律賓兩國是“盟邦”,並且美國沒有明確態度,從“識大體,顧大局”出發,除了發表原則性的聲明之外,儘量採取克制與忍讓的態度,堅持中國對西、南沙群島的主權,但盡可能避免訴諸武力,與菲、越軍對峙或衝突。(48)相反,在西南沙事件上,中國大陸在西沙趕走了南越的入侵軍隊,相對於臺灣當局管轄的南沙島嶼先後被南越、菲律賓占去十數個島嶼,中國大陸很自然地贏得海外中國人的一些贊許,臺灣就遭到一些指責。(49)因此,臺灣當局在發表原則聲明的同時,更擔心中國大陸對“保沙運動”的統戰。1974年2月12日,臺灣當局駐紐約官員向臺灣“外交部”的報告代表了臺灣當局對“保沙運動”的態度,即擔心華僑在大陸的煽動下,“難免群情激奮,發生類似釣魚臺事件”,一旦大陸對南沙採取軍事行動,無論結果如何,都將影響海外華僑“至深至巨”。(50)2月22日,沈劍虹、梅可望報告臺灣“外交部”,認為3月2日將舉行保衛南海諸島主權問題報告大會“旨在重施利用釣魚臺事件之故伎,再度進行統戰,而借南海諸島問題困擾我政府,破壞我與菲越邦交,並轉移國際人士注意大陸動亂之焦點”。(51)可見,自從國民黨遷台以來,臺灣當局與中國大陸不僅在國際間競爭中國主權的代表,也積極爭取兩岸及世界華人的支持與認同。

 

三、“保沙運動”與保釣運動相關性

 

20世紀70年代以來,伴隨著世界能源危機,東亞、東南亞地區重視能源開發,因而紛紛爭奪領海。日本及東南亞國家開始搶奪本屬於中國的釣魚島、西沙群島、南沙群島。面對這些侵略行徑,海外留學生先後發起轟轟烈烈的保釣運動與“保沙運動”,兩者有著諸多關聯。

 

第一,“保沙運動”與保釣運動都捍衛了國家主權、維護領土完整。保釣運動維護了中國在釣魚島的主權,“保沙運動”維護了中國在西南沙群島的主權。1971年1月29—30日,中國留學生在美國舉行保釣遊行示威,打出“我們抗議日本侵佔釣魚臺”、“中國領土不容日本染指”等標語,(52)4月10日的遊行示威中,留學生更喊出了“發揚五四愛國精神”、“七億人民一條心”等口號。(53)威斯康辛大學留學生還為保衛釣魚島創作了《釣魚臺戰歌》,“中國神聖領土釣魚臺寶島,象徵著我們英勇不怕強暴……我們寸土必爭誓死抵抗,我們要藐視那東洋的海盜”,都堅定地表達留學生保衛釣魚島、維護中國領土和主權的願望。在“保沙運動”中,留學生提出“保衛南沙、保衛領土”的口號,督促臺灣當局“驅逐所有入侵我國疆土的外國強盜”。(54)不可否認,無論在保釣運動還是“保沙運動”中,留學生所提到的“我國”或“中國”,更多是指“中華民國”政權。在保釣運動的遊行示威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尚未恢復聯合國席位,“中華民國”還是國際上“合法”的代表。1971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恢復了聯合國合法席位,但這些留學生還是持臺灣當局簽發的證件,強調“中華民國”也是情理之中的。雖然如此,但他們早就意識到,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只是兩岸的政權之爭。海外留學生認識到,面對外來侵略,兩岸要共同抵禦外辱,因此在保釣運動中才會喊出“七億人民一條心”的口號,更在“保沙運動”中堅持“中國人民團結起來”,強調“中華民族”一致對外,“痛擊入侵的異族,粉碎一切的侵略”。(55)

 

第二,“保沙運動”與保釣運動都是海外留學生自發的愛國運動,都經歷了前期的輿論宣傳、創辦刊物、舉辦座談會等,後期都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遊行示威活動,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臺灣當局對外政策。1970年,媒體披露美國準備將釣魚島與沖繩一併歸還日本的消息,激起了海內外中國人的憤慨。在美國的中國留美學生自發通過《科學月刊》聯絡,討論釣魚臺問題。1970年12月,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中國留學生首先成立“保衛中國領土釣魚臺行動委員會”,接著紐約、芝加哥、華盛頓、耶魯、賓夕法尼亞、康奈爾等美國各大學中國留學生相繼成立“保衛中國領土釣魚臺行動委員會”或“保衛中國領土釣魚臺行動委員會××分會”。此後,各地“保釣(分)會”開始有計劃地舉辦釣魚島問題座談會,出版“保釣”刊物,發掘史實,尋找證據,撰文駁斥美、日的侵略言行,呼籲臺灣當局立刻採取行動,奪回釣魚島主權。隨後,中國留學生先後于1971年1月29-30日、4月10日在全美舉行遊行示威,向臺灣當局遞交公開信,向日本使館遞交抗議書,將保釣運動推向高潮。留學生的愛國行動促使臺灣當局正視釣魚島問題,採取行動宣示主權。“保沙運動”如前文所述,留學生自發在保釣運動創辦的雜誌刊物上刊登“西南沙事件”相關報導,成立保衛南沙委員會,出版“西南沙事件”專刊,舉辦座談會討論“西南沙事件”。1974年5月18日,海外留學生在美舉行遊行示威,要求臺灣當局表明立場,立即採取行動,驅逐西貢和菲律賓侵略者,將“保沙運動”推向高潮。“保沙運動”後,臺灣當局也不得不致函留學生,表明立場,並對他們的行動給予肯定。

 

第三,“保沙運動”與保釣運動雖然都存在左右之爭,但都堅持一個中國。無論是保釣運動,還是“保沙運動”,受當時國際形勢及兩岸關係的影響,留學生有的親大陸,有的則親臺灣,因此在運動過程中,存在左右派別的紛爭。但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是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支持“中華民國”,都堅持一個中國的立場。保釣運動在1月29—30日遊行示威中,就規定既不使用“五星紅旗”,也不使用“青天白日旗”,避免留學生內部衝突。4月10日遊行示威之後,留學生召開多次國是討論,雖然討論中左中右三派展開激烈辯論,但最終通過的決議,“反對任何‘兩個中國’及‘一中一台’的國際陰謀”、“中國的臺灣省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問題,由中國人民自行解決”。(56)“保沙運動”中,5月18日遊行的當天,右派留學生在國民黨海外黨部的指揮下召開座談會。其實早在5月13日,沈劍虹就向臺灣“外交部”報告,決定“全面杯葛此次遊行”。(57)示威後三天,右派刊物《留學生評論》發行《號外》,擾亂視聽,污蔑“保沙運動”受大陸控制。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也發表《致留學生評論社等公開信》,認為座談會時間與遊行示威時間衝突,“其動機令人難明”,有“杯葛”的嫌疑。(58)之後的《留學生評論》和《釣魚臺快訊》等發表系列文章,圍繞左右之爭展開辯論,但在“保沙”問題上還都是立場一致的。無論是保釣運動,還是“保沙運動”,其左右之爭,背後蘊涵的是兩岸政權之爭。但維護國家與民族的利益高於彼此間的政治分歧,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是這兩場運動得以發生、發展並最終走向高潮的基本動因。

 

第四,“保沙運動”是保釣運動的延續與發展,但在運動規模上不如保釣運動。留學生掀起保釣運動,激發了民族熱情,創辦了眾多刊物。當“西南沙事件”發生後,這些海外留學生首先通過保釣刊物報導“西南沙事件”,並通過保釣刊物的網路迅速傳播,在北美、歐洲、中國香港和臺灣地區等地廣為流傳,再一次掀起保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愛國運動。而且,許多參加“保沙運動”的留學生都是當年參加保釣運動的健將,他們再次站在維護西南沙群島領土和主權完整的前線。因此,“保沙運動”受到保釣運動的深刻影響,在一定程度上是保釣運動的延續與發展。此外,保釣運動比“保沙運動”規模更加宏大,影響更加深遠。在保釣運動過程中,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就舉行過多次,1971年1月29、30日,海外留學生在聯合國總部、日本駐紐約、芝加哥、三藩市、洛杉磯、西雅圖等地領事館和日本駐華盛頓的大使館前舉行遊行示威。4月10日,來自美國各地及加拿大的留學生、學人、華僑等2500多人在華盛頓舉行遊行示威,遊行隊伍從林肯紀念堂開始,先後到美國國務院、臺灣當局“駐美國大使館”、日本駐美大使館等地示威,沿途散發傳單給美國民眾,獲得美國各階層人士的理解和支持。相對而言,“保沙運動”的遊行規模及參與人數不如保釣運動,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咎於國民黨海外黨部的分裂活動,阻止了部分留學生參與遊行示威活動。保釣運動後期,留學生召開數次國是討論,研究中國問題、中國的臺灣問題,開始探討、尋求中國的統一之路,將“愛國保土”運動發展成為“中國統一運動”。當然,也有一部分留學生則繼續支持臺灣當局。從這個角度來看,保釣運動比“保沙運動”,對兩岸關係影響更加深遠。

 

四、結論

 

以臺灣留美學生為主的海外留學生髮起的“保沙運動”已過去了30多年了。作為一場運動,當年它明確提出了自己的奮鬥目標,現在我們仍然為這個目標而努力。今天,研究其發生、發展和變化,我們深深感到:“保沙運動”和保釣運動一樣,都是海外留學生自發的愛國運動,雖然存在左右之爭,但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基本原則。海外留學生的“保沙運動”和保釣運動一樣,高舉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的旗幟,為了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為中國統一運動,做出了重要貢獻。

 

注釋:

 

①“保沙運動”,為筆者沿用慣例,非為行文方便而簡稱。(1)運動過程中,海外留學生即自稱“保沙運動”,在相關刊物中亦使用該名稱;(2)臺灣當局相關部門往來電報書信,也使用“保沙運動”;(3)龔忠武等主編的《春雷之後》有專章《西南沙衝突與保沙運動》,整理相關“保沙運動”資料。

 

②《我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聲明》,《人民日報》,1974年1月12日,第1版。

 

③《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聲明》,《人民日報》,1974年1月21日,第1版。

 

④《我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聲明》,《人民日報》,1974年2月5日,第1版。

 

⑤《重申我國對西沙群島南沙群島擁有主權》,《人民日報》,1974年4月1日,第5版。

 

⑥《重申中國沿海海域及中國所屬島嶼附近海域的海底資源所有權完全屬於中國》,《人民日報》,1974年4月4日,第5版。

 

⑦《西沙、南沙等群島為我固有領土》,臺灣《中央日報》,1974年1月19日,第2版。

 

⑧(15)《西沙挑釁未遂,又謀南沙》,《釣魚臺快訊》第100期,1974年2月22日。

 

⑨《釣魚臺快訊》第99期,1974年2月1日。

 

⑩康大中國同學會主編:《南海諸島問題特刊》,1974年3月,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藏,資料號:04-006-009。

 

(11)士丹福大學留學生編:《西南沙事件特刊》,1974年4月,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藏,資料號:13-000-240。

 

(12)《南海衝突專輯》,洛杉磯,1974年4月,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藏,資料號:04-006-005。

 

(13)奧大中國問題研究會編:《南海諸島事件剪輯》,1974年5月,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藏,資料號:04-006-008。

 

(14)《西沙事件》,《釣魚臺快訊》第99期,1974年2月1日。

 

(16)《南沙西沙事件新聞報導》,《釣魚臺快訊》第101期,1974年3月8日。

 

(17)《臺灣、南越政府對西沙南沙之聲明》,《釣魚臺快訊》第101期,1974年3月8日。

 

(18)呼喊:《我們不能再沉默了!》,《釣魚臺快訊》第102期,1974年3月18日。

 

(19)呆:《臺北當局何以這樣軟弱》,《釣魚臺快訊》第102期,1974年3月18日。

 

(20)高翔:《看南中國海島嶼爭奪戰》,《釣魚臺快訊》第100期,1974年2月22日。

 

(21)《臺灣同鄉與大陸臺胞會談記》,《釣魚臺快訊》第101期,1974年3月8日。

 

(22)許多人:《斥西貢政權的所謂“Fact Sheet”》,《釣魚臺快訊》第102期,1974年3月18日。

 

(23)紐約保衛釣魚臺行動委員會:《堅決保衛南海諸島!——紐約保衛釣魚臺行動委員會聲明》,1974年2月24日,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臺北:人間出版社,2006年,第1959頁。

 

(24)(26)魏兆歆:《“南海諸島主權問題報告會”前後》,《七十年代》,1974年5期,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53頁,第1953-1954頁。

 

(25]樂群:《記紐約“南海諸島主權問題報告會”》,《橋刊》,1974年3期,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47-1949頁。

 

(27)(28)(32)(35)(50)(51)(57)《西南沙群島事件美國“保沙運動”卷》,“外交部檔案”,臺北“中研院”近史所藏,檔號:019.3/89015,第95頁,第107頁,第187-188頁,第256頁,第13-14頁,第51-52頁,第195頁。

 

(29)(30)《各地保衛南沙動態》,芝區保衛釣魚臺行動委員會編:《釣魚臺快訊》第103期,1974年4月5日。

 

(31)《美國中西部各校的保衛西南沙活動》,芝加哥《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特刊》,1974年5月,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62-1963頁。

 

(33)喬華:《“西南沙臨時行動委員會”好!》,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43頁。

 

(34)旭陽:《一幕陰險的惡計》,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27頁。

 

(36)(43)(54)(55)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遊行手冊》,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71-1972頁。

 

(37)梅可望在1974年5月20日給臺灣“外交部”的電報裡,稱“僅有114人”。參見《西南沙群島事件美國“保沙運動”卷》,“外交部檔案”,臺北“中研院”近史所藏,檔號019.3/89015,第228頁。

 

(38)《會見歐陽領事記錄》,芝加哥《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特刊》,1974年5月,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85-1993頁。

 

(39)《在國民政府領事館大廈門前之演講詞》,芝加哥《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特刊》,1974年5月,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79-1981頁。

 

(40)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遊行經過》,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69-1970頁。

 

(41)《致國民政府公開信》,芝加哥《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特刊》,1974年5月,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77-1978頁。

 

(42)《捍衛中國南沙群島宣言》,芝加哥《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特刊》,1974年5月,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77頁。

 

(44)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誓詞、宣言》,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74-1977頁。

 

(45)《各地來電》,芝加哥《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特刊》,1974年5月,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1982-1984頁。

 

(46)威斯康辛大學保沙委員會主編:《中西部保沙通訊》(第二期),1974年8月。

 

(47)(48)蕭曦清:《南沙風雲——南沙群島問題的研判與分析》,臺北:學生書局,2010年,第259頁,第267頁。

 

(49)谷穀:《印大保沙運動的障礙》,載龔忠武等編《春雷之後:保釣運動三十五周年文獻選輯》,第2015頁。

 

(52)劉壽炎(華府):《為釣魚臺領土主權示威之前後》,載林國炯等編:《春雷聲聲:保釣運動三十周年文獻選輯》,臺北:人間出版社,2001年,第327頁。

 

(53)《洛城四一○抗議示威大遊行及公聽會報告》,載林國炯等編:《春雷聲聲:保釣運動三十周年文獻選輯》,第347頁。

 

(56)《安娜堡國是大會記錄》,1971年9月,新竹清華大學圖書館藏,資料號:578.193/8447-2。

 

(58)《致留學生評論社等公開信》(1947年5月20日),《中西部保衛南沙委員會特刊》,芝加哥,1974年5月,新竹清華大學圖書館藏,資料號:578.193/8644/2。